2019-02-17航天十一院不得了!石破天惊之论:太极诗剑与汉语五声调改良-太极诗剑与新儒道研究

不得了!石破天惊之论:太极诗剑与汉语五声调改良-太极诗剑与新儒道研究


章星球
显然,这样一个标题会让任何人都觉得突兀,传统武术怎么会和汉语声调改革搞到了一起?其实这两个题目事涉中华民族的文化再生问题,武术指向中国人的体魄与血性复苏,而语言则是精神文化的基问道外传础,人类被称为符号动物,语言符号更是头等大事。
中国武术与中华文明之所以难以如日本一样为现代作出卓越的技术性贡献,可能之一就是我们首先没有做好对传统的挖掘工作。航天十一院其中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普通话是满清权力强势主导下被阉割去势后的北京话发展而来,声调系统遭到了破坏,即使是常用汉字少一个声调就必然意味着多几百个同音字,普通话同音字太多,就会搞到连法治和法制、权利和权力都无法区分,有地方政府甚至打出“把权利关进制度的笼子”的标语,而语言不利向公民普及权利意识就必然意味着我们更难走向现代法治。我们以太极为代表的武术也是在皇城根下献媚于王宫大臣的广场体操,北京话和北京流行的太极拳,这两个传统资源都带着深刻的奴化基因,都是迁就满清权贵的产物蓬安中学。虽然媒体总是宣传说“中华文明是世界历史上唯一延续不断的文明”,但这显然是自欺现视研,我们武术的历史远不如日本、泰国和韩国悠久,我们的问题不是太传统,而是太缺少传统的积淀;我们的语言则是“胡言乱语”的结果——即北方“胡人”语言搅乱汉语语音体系的结果。
那么我们接续传统的正确端口应该在哪里?易经被认为是华夏文明的源头,我的研究不仅探究了武术的易经源头,而且也同时追溯了古汉语声调节奏规律的起源,最后在太极八卦和诗词格律之间找到了联结纽带,同时为中华武术与汉语声律找到了共同的源头。我将太极八卦与诗词格律演绎成为一种实战训练效率很高的竞技武术,语言与武术发生了交集火星娃,所以我会同时为中华武术的改良和汉语五声调的复兴提出新的构思。
我是首先从对传统武术的思考起步的,为什么传统武术被搏击界公认为缺少实战价值?传统武术如太极八卦到底其“传统”之底蕴有多深厚?有无可能传统武术本来是有实战价值的,却因缺少实战竞技平台或逆淘汰机制而消亡?传统武术的技击价值缺失会不会与“崖山之后无中华”相关?即与元朝、清朝的少数民族政权高压的禁武政策相关?
然后的研究就发现,太极拳最初并不叫太极拳,而是叫长拳、绵拳等、有十几种名称,就是不叫太极,连杨露蝉都从没把太极拳叫做太极,直到传说中生于明朝的王宗岳的《太极拳论》手抄本于晚清年间出现,才拥有了这么一个颇具传统文化色彩实则牵强附会的拳名,而八卦掌也是晚清才由董海川创拳的。我们知道晚清是中华文明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后走向近代化的开始,在当时人眼里就是“现代化”,所以,很多的拳种其实都是当时武术“现代化”的产物,至少不能代表唐宋以前的中国传统武术,更重要的是,从易经太极与八卦揭示的二进制技术原理来看,太极拳既不是按先天太极的原理来演绎也不是按后天太极的原理来演绎,八卦掌也是一样,除了方位上机械模仿了八卦图,根本无涉太极八卦中最重要的二进制原理。

极八卦的数理模型就是二进制,翟煦飞太极生两仪就是2的1次方k9004,两仪生四象就是2的2次方,四象生八卦就是2的3次方,而易经64卦就是2的6次方,诗律就是从2的5次方系列节奏或7次方系列中选取了几个代表性的节奏,词谱就是各种长短节奏的组合体系,应用到武术上就是一个最系统、最完备的节奏训练理论,以这个节奏理论带动步法、手法、攻防进退、曲直线路包括基本功训练就能纲举目张,形成一个系统的训练体制,这样一个训练体系的效率是无庸置疑的,以笔者近知命之年、先天条件只能算中下的条件简单训练数月,就能在短刀项目上快速超越练功数十年的武林大师甚至年轻力壮的警察、军队教官来看,其训练效率是非常不错的。更重要的是,年轻武术练习者从一开始和我PK时的不堪一击,到简单训练一两个月就能反过来把我打败,而不像其他传统武术师父永远是不可敌的神话,更足以证明这一训练理论的科学性,因为它不依赖个人的传说和神话,其训练效率源自武术项目本身,具有可解释、可复制、可验证的技术性特点。这样一种太极不再是以“内家”、“阴柔”为标签的太极,而是以阳刚、血性、热烈节奏为特征,这样的“太极”上溯易经的阳刚大气,也许那才是中国人真正的“太极”。
由于这项研究本身从武术横跨到了诗词格律,所以我就对汉语声调问题也产生了兴趣,首先当然是发现唐诗宋词用普通话念起来拗口,完全不合诗词格律中所体现的节奏。虽然中国人都从小念唐诗宋词,绝大多数人却不会感到念起来不舒服,那是因为不了解诗律词谱,而经过太极诗剑的练习后,就会在大脑中留下诗词格律的节奏记忆,再去念诗词就能感受到不顺畅,所以就会意识到一些汉字古代可能是念别的声调战国魔神。
“胡言”何以“乱语”?
这一点很容易猜到,汉语肯定是因为从“五胡乱中华”到元朝和清朝两个少数民族政权的统治,导致了声调系统的剧变。语言学者们也对此早有结论。古汉语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五个声调,而现代汉语则变成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主要的改变是入声调消失了。我的研究则为此又添新说,消失的不仅是入声大清花饺子,还有去声。当然这一新说不一定正确,但可供语言学者们参考,毕竟古代没有录音设备,任何一种假设都不容易找到确切证据。下面我解释这一新说法的逻辑。
语言学者们说现代汉语的主要变化是入声字消失了,那入声字是怎么消失的呢?最大的可能是从五胡乱中华开始或更早的时代开始,北方的“胡人”开始学习汉语,学习到入声字时,会很夸张地发音,这样就形成了现在的这个去声声调。而这个声调有可能在原有汉语声调系统中是并不存在的。提出这一假设后我开始寻找依据参花消渴茶。
段玉裁的学说认为远古是只有平入两声的甘蓝炒粉,至上古(周秦汉初)产生了上声,到中古(魏晋)有了去声。所以按段氏理论,古汉语四声应该是始于魏晋,流行于唐宋。但是,唐宋之间流行的去声,和我们今天的普通话中的去声是不是一个声调呢?我的答案是:很可能不是一个调。这一判断的依据是语音保留得相对完整的南方几大方言都很难找到普通话中这种去声调。我以湘方言中比较古老的湘乡话和赣方言中的宜丰话为例,就没发现有普通话中的去声调。普通话中的去声字在这两种方言中绝大部分是入声调。
王力先生在《汉语语音史》中提出上古有两类四个声调,舒声类分平上两调,促声类分长入和短入两种。在王力先生看来英达故事汇,上古这四个类就演化成了后来的四声,长入演化成了去声,而短入则是入声。王力说:“我所订的上古声调系统机甲战士ol,和段玉裁所订的上古声调系统基本一致。段氏所谓平上为一类,是我所谓舒声;所谓去入为一类,就是我所谓促声。只是我把入声分为长短两类,和段氏稍有不同。为什么上古入声应该分为两类呢?这是因为,假如上古入声没有两类,后来就没有分化的条件了。”
王力先生明确指出:“长入,其音较长,后来变为去声,另一种是短入,其音较短,直到今天许多方言里还保存这种促音。”
这就说明,去声应该是“其音较长”的入声,而这显然和普通话里较尖厉的去声不一致的。那么古汉语的去声调到底跑哪去了呢?古人没有录音资料,这个确实不好判断。但幸好我们有方言,在茫茫方言库中,总能找到些许线索八字眉怎么修。
首先,古人既以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分了声调,那肯定这五个汉字本身就是最重要的依据。如阴字是一声合乎阴平,阳是二声合乎阳平,上字我们可以参考“吴侬软语”,应该是普通话中的三声,和“爽”字接近,“去”字我们可以参考广东话,“你去冰斗逢九年?”。入声调的发音也可以参考广东话中的“入”字,显然广东话的“入”字和“一、别、白”是一个声调,所以广东话中的“入”字就是入声调。
那么真正的去声调就应该接近于广东话里的“去”字,这个声调和广东话里的入字是不一致的,完全符合王力先生“其音较长”的促音这一分类标准。广东话里的“系、会、话”也是这个声调,而且这个调在几乎所有方言中都存在,尤其是湖南话里特别多。
百度百科引用语言学者们的研究对入声字有这样一个结论:入声。这个声调是一个短促的调子。现代江浙、福建、广东、广西、江西等处都还保存着入声。北方也有不少地方(如山西、内蒙古)保存着入声。湖南的入声不是短促的了,但也保存着入声这一个调类。北方的大部分和西南的大部分的口语里,入声已经消失了。
这段话中,“湖南的入声不是短促的了”这句话特别有意思,不是短促的,当然就是“其音较长”了,而这恰恰就是王力先生所说的“去声”,所以湖南话可能是保留古汉语去声字最丰富的方言了,有趣是,湖南话中这些发音较长的入声字,和广东话里的“去”字就是一个声调,可见湖南话里的“较长”入声调很有可能就是普通话中消失掉的古去声调。
所以满清和蒙元是如何以“胡言”来“乱语”的呢?很简单,就是他们在学习汉语过程中发去声和入声都很吃力,所以就发出了一个很夸张的入声调,这就是北京话也就是普通话的去声。这个事情也是乱中生序,阴差阳错之间,满清贵族也为汉语言贡献了一个新的声调,但代价就不仅仅是语言学家描述的那样在普通话中把入声消灭了,而是把去声和入声同时消灭了。这个结果有多严重呢?按照一些语言学者的说法,中国在唐宋年间,汉字已经发展成熟到接近“一字一音”的程度,而声调的减少无疑导致汉语语音体系的大幅退化摄青鬼。
即使只以常用的三千汉字来计算,少一个声调就意味着多好几百个同音字,这造成的语音混乱是非常严重的,所以我们会闹出大量学者和绝大多数公民分不清权利与权力、法治与法制的笑话,甚至政府机关打出“把权利关进笼子”标语这种闹剧。所以汉语的声调改良是一件再难也必须一做的大事情,既然普通话的形成也就是几十年的事,只要政府重视这一工作,增加一个声调也不是什么难事,可以把增加的声调主要定位为解决同音字或多义字问题,这样就不用对已经形成的语音体系进行太大的改动。
如果普通话只复原一个声调,应该是哪个呢无良皇帝?
我的主张就是恢复真正的去声调,而把现在普通话中的去声调换个名字,因为它实际是满族人学习入声过程中不准确发音所致,这个声调的增加并非坏事,那就干脆把这个声调叫“现代入声”。这样一来,现代汉语就可以发展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五个声调。
那么为什么不在普通话中恢复那个短促的入声调呢?
原因在于这个调与现有的普通话四声之间和谐度较低,因为现有的普通话四声调都是可以发较长音的。而古去声调就是王力先生所说的“长的”入声调发展而来慕少请自重,与普通话四声调没有违和感,当然最关键是对普通话的既成事实改动程度较祭妹文翻译小悸花网,否则要么把现有的去声调放弃改为公认的短促的入声调,这显然已经不可能,让北方人发这个短促的入声字,北方人都会要上吊了。要么干脆增加两个声调,变成六声调,显然也太复杂,改动范围太大了。
最佳方案还是恢复古去声调,也就是广东的“去”字,湖南的“较长入声”那个调,我也已设计了一个简易教材,将来会拍成视频上传到网上桃色追杀令,这个教材会把上述几种可能都以语音演示一番。
喜欢太极诗剑的朋友可以加群:太极诗剑健身交流群,我可以通过视频教学的方式指导大家练习太极诗剑、太极八卦跤、太极诗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