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9艾炙穴位不好惹的“国民车”-TARGET目标

不好惹的“国民车”-TARGET目标

那些经典的国民车不只有亲民的一面,尤其在拉力赛上,历史早已证明了它们有多么不好惹。
?Tips:WRC
WRC是“World Rally Championship(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的缩写。WRC始于1973年,是国际汽联(FIA)旗下赛事。所有参赛车辆必须以量产车研发制造而成,并在世界各地的雨林、沼泽、雪地、沙漠及蜿蜒山路等不同的路况进行比赛,是最严酷的汽车赛事之一。
球形闪电,大众

1933年,希特勒提出了“国民车”概念,与费迪南德·保时捷一同设计了一款工薪阶层能够消费的起的汽车,这便是甲壳虫的诞生。2003年7月30日,随着一辆编号“21529464”的甲壳虫从位于墨西哥的工厂下线,正式宣布结束了第一代甲壳虫的服役生涯。这68年间,凭借2150万辆的销售记录,第一代甲壳虫缔造了量产时间和数量的传奇。除此之外,甲壳虫被世界各地车迷奉位传奇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赛道上生猛的表现。
1972年,一款名为“Salzburg Kafer(萨尔斯堡的虫子)”的甲壳虫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抢卡网,从名字中就可以看出它浓浓的赛道情怀。“Salzburg”代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熟悉拉力赛的车迷都知道,位于萨尔茨堡和德国巴伐利亚交界处的阿尔卑斯山脉的门庭,是拉力赛事举办的圣地,每两年一度,全世界最顶尖的拉力赛车队,便会如朝圣般前往这里进行世界最高规格的比赛;而“Kafer”是德语中甲壳虫的意思,不过这与原车型无关,而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现过3750种甲壳虫物种,故以得名。
Salzburg Kafer虽然和原车型一样拥有讨巧的车身和圆润的大灯,但不要被它可爱的模样迷惑,在四轮驱动和高性能发动机的助力下,咆哮的声浪可以分分钟将它化身为一台性能野兽,令所有对手胆寒。
以甲壳虫为基础车型的赛车很多,然而仅凭SalzburgKafer的战绩就足以让车迷津津乐道。

该系列赛车最早名为VWBeetle 1302 S Rallye Salzburg,主要基于甲壳虫1500车型打造,而真正让该系列赛车走向辉煌的,则是内部代号为1302S和1302S的“Salzburg Rally Beetle(英文称谓)”车型罗懋康。
1972年奥地利大奖赛冠军、1973年厄尔巴岛大赛的全胜壮举、雅典卫城赛事组冠军……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SalzburgKafer生涯都足够辉煌,之所以少有人铭记,可能是因为它的辉煌岁月实在太过短暂。1974年,因为石油危机的原因全球赛事进入到了一个低谷期,而从这一年起,大众的将比赛的主要基础车型,换到了它的另一款国民车新宠高尔夫上。

回顾葡萄牙的街道、奥地利阿尔卑斯的山区和意大利西岸的岛屿……会发现Salzburg Kafer在短暂活跃的时间中,留下了很多值得铭记的名字,诸如TonyFall、Guenter Janger和Harry K?llstr?m……
当然,甲壳虫虽然不再是大众旗下冲在最前线的拉力赛车,但并没有从此消声灭迹,而是一直活跃在很多比赛中直到今天且战果不凡,比如戴托纳拉力赛、NASCAR拉力赛和一贯坚持的萨尔茨堡拉力赛。至于为什么大众一直坚持用甲壳虫参加拉力赛,原因很简单,Polo在很多地区并不销售,其中就包括汽车第一大市场美国。再有,你很难再有一款车型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代表大众的形象了。
甲壳虫的赛道辉煌一直在延续,它完美证明了国民车除了讨喜的一面,同时也有不好惹的一面,就像美国传奇车手福斯特所言:“甲壳虫拉力赛车十分凶悍,任何人不能对它掉以轻心。”
重返历史,MINI

60年代,曾是mini在越野拉力赛上叱咤风云的岁月,从那时起,mini便被注入了拉力赛的基因,让这款拥有悠久历史的国民车,多了些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如今,世人皆知MINI是潮流的风向标,而只有真正的车迷才知道它在赛道上不好惹的一面。
说到MINI的赛车历史,不能不提著名车手John Cooper。正是这个人独具慧眼地发现了mini的赛车潜力,才拉开了一段传奇的序幕。
mini拥有卓越的底盘设计,这让它具备了出色的车身稳定性和操控性,但由于国民车的定位,导致其搭载的发动机对于拉力赛来说实在过于薄弱。为此,John Cooper便建议他的好友、mini的设计师Alec Issigonis,对mini进行针对性的改装,令其成为一款真正的赛车去征战各大赛事。1961年10月,mini Cooper诞生并推向了市场。新车换装了前刹车系统、增大了发动机的排量、优化了发动机的结构,使其具备了55马力的动力输出。在当时的年代中,如此配置足以叩开世界拉力赛的大门了。
次年4月,mini当时的生产公司BMC采用mini Cooper组成一支拉力赛车队,雇佣了有芬兰飞人之称的RaunoAaltonen等职业车手虎威太岁,正式进军拉力赛车界。然而,第一年mini Cooper的成绩并不理想,赛手的表现与赛车的调教一切都如预想般完美,唯独那台55马力的发动机,成为他们拿下冠军的最大阻碍。


1963年,BMC公司应时所需地为mini Cooper装配上了一台具备70马力的1.0升的发动机,命名为mini Cooper S(S为Special之意)。这一举动不仅满足了车迷对mini日益升温的需求,更大幅提升了该车在赛场上的竞争力。同年,由PaddyHopkirk和Henry Liddon驾驶的mini CooperS,首次参加了蒙地卡洛拉力赛并一举摘夺了冠军,名声大震。之后,mini Cooper车队继续在1965年再度在该项赛事上蝉联冠军,并创下了横穿法国阿尔卑斯山脉冰雪路面无罚分的记录。至此,Cooper S正式成为了mini高性能的标志。

1966年,mini Cooper车队一举在蒙地卡洛拉力赛上包揽了前三名,这一成绩让拉力赛的传统豪强法国人很没有面子,于是他们向组委会提交了投诉,在法国人的嫉妒、抗议与傲慢下,组委会重新对mini Cooper S赛车进行了审查,并以前灯组的卤素灯丝不符合法国交通部门规定的理由,判定车队违规,冠军改判雪铁龙车队夺冠,这一事,直到今天仍是车迷间的一个笑谈。然而更令法国人颜面扫地的是,在1967年蒙地卡洛拉力赛中,李冠廷mini Cooper车队,再度夺冠,令所有人哑口无言。
除了该项赛事,mini cooper在60年代中一共斩获了二十余次拉力赛冠军,其中包括1962年英国女车手Pat Moss在荷兰郁金香越野赛中获得的冠军;1963年,英国车手Paddy Hopkirk驾驶mini Cooper S,摘得了环法拉力赛的冠军;还有1966年,mini Cooper S在英国Saloun冠军赛中一举夺魁。
时光步入70年代,由于种种原因使mini被迫停产,由此mini Cooper S也因此退出了拉力赛场。随后的30年中,mini几经辗转,最终归入到宝马集团旗下,推出了MINI WRC赛车,再度征战赛场。2011年,MINI WRC赛车在WRC中重返赛场,令所有MINI的车迷激动不已。对于新生MINI而言,重返是不仅仅是赛道,同时也是重返历史。时至今日,MINI依旧活跃在各大拉力赛中,除了WRC世界拉力锦标赛外,近年来MINI车队还在达喀尔拉力赛中蝉联了四届冠军,风头一时无两。
远途之王,雪铁龙

雪铁龙家族中没有一辆超级跑车,但它却是最负盛名的赛车品牌。一个世纪以来,雪铁龙参与过的赛事数不胜数,其凭借强大、扎实的技术实力,在国民车领域和拉力赛领域,走到了世界的最顶端。
雪铁龙以生产小型车见长,无论是爱丽舍、世嘉还是毕加索,都凭借出色的稳定性和耐用性赢得了无数人青睐。更重要的是,雪铁龙几乎让每一位成为车主的人都感受到了品牌深入骨血的运动基因——精准的转向、简单却极为优秀的底盘调教和出色稳定的发动机。这些技术不仅伴随着雪铁龙在拉力赛场上所向披靡,更被品牌应用到了每一款量产车上。这也是该品牌最令人敬佩的地方李照雄。
从1919年雪铁龙公司正式成立之日起,创始人安德烈·雪铁龙便以生产耐用汽车为最高宗旨,打造着属于他的汽车帝国。在安德烈看来,证明一辆车的耐用性,没有比在长距离拉力赛上摘得桂冠更具说服力,于是,雪铁龙的赛道传奇便一发不可收拾。
接下来的时日里,安德烈充分发挥了它的商业和宣传天赋,以雪铁龙公司的名义组织了一系列长距离拉力赛,例如巴黎世界汽车拉力赛、非洲汽车拉力赛、亚洲汽车拉力赛等等著名赛事。尤其在1922年董潼,雪铁龙B2半履带车型成功横穿了撒哈拉沙漠,让雪铁龙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在撒哈拉沙漠腹地留下车辙的品牌,这一举动震惊了世界稻草芭比。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雪铁龙推出了品牌历史上最经典的车型2CV,这款物美价廉的国民车凭借简单坚固的结构和超强的耐用性,很快便成为了拉力赛场上的宠儿。经过改装的2CV车型逐渐在各大赛事中崭露头角,甚至一度登上了达喀尔拉力赛的舞台。2CV不仅征服了赛道,更征服了大量国民车主,从1949年上市直至1990年停产,雪铁龙共生产了387万辆2CV汽车,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1955年,雪铁龙传奇车型DS诞生,其凭借超前的外形设计、优秀的底盘调教和领先同期的液压可调悬挂系统,成为了各大拉力赛场的明星。DS虽然相比2CV来说车型过于庞大,但经过改装之后依然主宰了那个时代的拉力赛场。

2020年绿洲乐队,雪铁龙塞纳登上世界拉力赛的舞台,一款名为Xsara WRC的车型参与了同年的WRC的8个分站赛。WRC是世界最顶级的拉力赛事,比赛对手包括了斯巴鲁翼豹、三菱Lancer、标致206和福特福克斯等各路豪强。然而,借助法国车手巴斯蒂安·勒布精湛技艺,初展头角的Xsara便斩获了两个分站赛冠军。此后,雪铁龙车队在WRC赛场上便一发不可收拾,从2003年至2013年间共斩获了8次世界冠军、77个分站赛冠军,传奇车手巴斯蒂安·勒布连续9次问鼎车手总冠军,缔造了WRC历史的一个传奇。
2014年,勒布转投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为雪铁龙车队开辟新的战场,而雪铁龙也为他精心准备了全新的房车座驾爱丽舍WTCC。同年,这一对人车搭档便提前一站锁定了年度车手和车队的双料冠军,继续书写着雪铁龙车队的传奇。时至今日,雪铁龙车队依然活跃在各大拉力赛车场上。从2CV到塞纳再到爱丽舍,雪铁龙用让你如数家珍的国民车,缔造着一个又一个传奇。
名噪一时,斯巴鲁

3届WRC车队总冠军、3个车手总冠军、46个分站赛冠军……斯巴鲁从不为人知的日本汽车品牌,被一个个光辉的头衔捧上了拉力届的明星双天至尊。斯巴鲁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正式加入汽车拉力赛运动,辉煌在上世纪90年代,在这一段时日中,蓝色的昂宿星团LOGO几乎成为了拉力赛的代名词。时至今日,斯巴鲁虽然依旧活跃在拉力赛场,只不过成绩实在有些差强人意。

斯巴鲁第一次参加顶级拉力赛事是在1980年的Safari拉力赛,参赛车队由第二代Leone DL四驱拉力赛车组成。该车搭载了一款拥有150马力的1.8升四缸水平对置发动机,在技术上不落后于任何一家知名车厂。1984年,斯巴鲁研发了第三代Leone Coupe车型并用于赛事。1985年,品牌继续推出了拥有190马力的涡轮增压版Leone Coupe拉力赛车。从各方面来说,斯巴鲁的参赛车型都属于上乘水准,然而生不逢时,在赛道中并没有拿下太好的成绩。
车队并没有因此而灰心丧气,1989年9月,斯巴鲁开始与专业汽车赛事公司Prodrive展开合作,打造了全新的拉力赛车力狮RS。该车在技术上相较Leone Coupe有诸多改进,发动机采用了重心更低的2.0升水平对置发动机,拥有300马力的强大输出功率。为了应付拉力赛复杂的路况,研发团队还为该车装配了品牌引以为傲的全时四轮驱动系统。武装到牙齿的力狮RS一经推出,便在技术层面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在WRC 1992赛季中,斯巴鲁参加了7场分站赛,凭借在以沙石赛段的精彩表现,充分证明了品牌在四轮驱动技术上的硬实力,引起了所有对手注意。值得一提的是,在1991~1992年的英国汽车拉力锦标赛中,斯巴鲁力压群雄,由手车科林·麦克雷帮助车队摘得了赛季冠军。

1993年,斯巴鲁已经从一个“年轻”选手逐渐成长为了一支拥有丰富赛事经验的拉力赛车队。它们逐渐意识到,更小、更灵活的汽车平台,对拉力赛车的性能提升更为有利。于是,Prodrive公司为斯巴鲁打造出了一款将斯巴鲁推入史册的传奇车型——翼豹555。看到“555”,熟悉赛车历史车迷一定会联想到那个黄蓝配色的经典涂装,没错正是这一年斯巴鲁车队让这身“战衣”成为经典。
不同于前辈的慢热,翼豹的诞生为斯巴鲁车队带来了立竿见影地改变。芬兰千湖拉力赛中,翼豹555的首度亮相便摘下了比赛亚军。这个成绩虽然离问鼎还有一步之遥,但翼豹555在现场掀起的观赛热潮,为其带来了巨大的行业价值。1994年,斯巴鲁车队加入了电子辅助系统。1995年,国际汽联对赛车发动机的进气量提出了更加严苛的限制,不过这并不妨碍斯巴鲁的征程,这一年,依旧是科林·麦克雷驾驶着翼豹555,在比赛中第一个冲过种终点线全能法神,拿下了车队、车手双料总冠军。
随着时间推移,WRC成为了世界拉力赛的主流,各大厂商每年均会战于此。斯巴鲁也随大势所趋,推出了翼豹WRC97车型,这是Prodrive公司为车队打造的第一款WRCar规格的战车。该车不仅对发动机进行了大幅改进,令其具备了300马力、470牛·米峰值扭矩的动力输出束缚东宫。还将车身宽度增加到了1770毫米,加上重新优化过的悬挂系统,使其性能更具竞争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斯巴鲁不断强化着该系列车型,从WRC98、WRC99到WRC2000,其在赛道上飒爽的身影都深深被车迷铭记在心。
斯巴鲁80年代早期到2000年的比赛征程,成就了它拉力的传奇地位。而近年来,斯巴鲁的赛道激情逐渐在慢慢退烧,这些年中,除了两个车手冠军外,车队再没有取得任何一项总冠军,成绩逐步下滑最终促使车队“郁郁而终”,最终退出了它们梦想开始的地方——WRC。
亿万之爱,丰田
在本年度的WRC世界拉力锦标赛中,丰田车队回归的头年便拿到了久违的分站赛冠军。虽然丰田离开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但其优秀的拉力赛历史积淀,依然让其保持着属于传统强队的那份自信。丰田车队仅仅是WRC历史上,便缔造了3个车队总冠军、4个车手冠军和43个分站赛冠军。
二战结束时,日本的机械工业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中便包括了丰田汽车的生产工厂。然而,这并没有让丰田喜一郎灰心丧气,而是重建了在战争中被严重破坏的厂房,更借此机会研发了丰田的第一辆小型汽车——SA,让丰田迈上了国民用车的道路。丰田在稳步扩张的同时,丰田喜一郎意识到,如果想让丰田在日本之外打响名头,在国际赛事上斩获冠军能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我们必须参加汽车赛事汪林林 ,以此来测试车辆的性能并展现我们强大的实力。”丰田喜一郎的愿景远大,然而悲情的是,他没有来得及看到丰田在赛场上的荣光便撒手人寰了。

1955年,丰田历史上诞生了一辆最值得铭记的车型,它就是Toyopet(皇冠),其不仅促进了品牌的崛起,同时也成功出口美国,为丰田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车市的大门。
1957年,日本驻澳大利亚领事馆通过外交部邀请日本汽车制造商,前往参加世界上最著名汽车拉力赛之一——环澳大利亚拉力赛(Round Australia Trial)。起初,丰田时任主管技术的丰田英二接到邀请时犹豫再三,因为丰田家族并没有一辆特别适合参加拉力赛的车型,尽管他深知参赛对品牌宣传和技术开发非常重要。最后,在时任销售部门总裁的神谷正太郎的鼓励下,丰田英二决定选用技术成熟的皇冠前往参加赛事。
虽然皇冠并不是一辆专业的拉力赛车,但是其凭借其先进的工业技术,还是具备了一定的竞争力。不过,出色的技术并不代表能够安然跑完全程。要知道,环澳大利亚拉力赛是当时难度最大的拉力比赛,赛程长达19天,需要行驶超过一万六千公里,更痛苦的是只有5%的赛段是在铺装路面上进行的艾炙穴位。
为了准备这次冒险,丰田对皇冠进行了大幅改装,为此,公司还成立了名为“丰田运动角”的部门,而就是这个临时组成的部门,后来慢慢成长为了赛车届无人不知的TRD(Toyota Sports Corner)丰田赛车运动部。

在这一届环澳拉力赛中共有86辆赛车参加,其中只有52辆参赛车辆完成了全部比赛,其中就包括了皇冠。丰田在环澳拉力赛上迈出了拉力赛的第一步油焖笋的做法,但是丰田再一次出现在国际性赛事上,整整过了十年之久,而让丰田真正迈入拉力赛正规的崔情药,还要从20世纪70年代说起。这是属于WRC的时代,几乎所有想要参加世界级汽车比赛的车队,几乎都绕不开WRC的名字,丰田也是一样。
此时读孟尝君传,丰田已经拥有了足够专业的赛事部门和车队,在比赛用车的选择上,不仅拥有专业的拉力赛跑车Celica,更有一款承载了丰田无数赛道光辉的国民车型卡罗拉。
1974赛季,一款装配4气门发动机的TE27 卡罗拉双门版车型,在威尔士拉力赛中,在车手Bjorn Waldeg?rd驾驶下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那丝也有春天,其实力被公司一致肯定。
1975年,一个意外的事件让卡罗拉大放异彩。在千湖拉力赛在芬兰站的比赛中菲亚特车队与车手之间发成了争执,事后菲亚特撤回了所有参赛车辆,导致了参赛选手无车可用。此时,原菲亚特车队的其中一名赛手Hannu Mikkola找到了丰田车队,询问是否可以驾驶拉罗拉继续比赛,经车队同意后,Mikkola不负众望一品王妃,驾驶着丰田Corolla一路披荆斩棘最终赢得比赛青神吧,而这场意外的获胜,令丰田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在WRC欧洲赛场斩获胜利的日本车企。

在接下来的时日中,车队开始了漫长的“纠结期”,始终在Corolla和Celica的选择上争论不休。不过卡罗拉在赛道上的身影始终没有消失,时至今日,依然服役在丰田车队中,为其征战四方。同时,民用版卡罗拉车型,也成为了全球保有量最大的车型之一,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其在赛道上的成绩功不可没。
赛道上的辉煌会一直被铭记琵琶语简谱,它们是所有国民车的一个标杆,完美的诠释了一辆国民车可称为传奇的条件——深厚的历史渊源、亲民的售价和出色的赛道成绩。
本文版权为瀚彰传媒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下载使用、复制或建立镜像、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