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2英尺和米的换算不求有人疼,但求有人懂-唐山印象垂钓俱乐部

不求有人疼,但求有人懂-唐山印象垂钓俱乐部

谋杀
黄昏之地位于阿美西亚位面西南端的滨海平原上,常年被魔法烟云所笼罩,即便正午时分天空也是黄蒙蒙的颜色。而永不消散的魔法尘埃在夜晚却会放射出微弱光芒来,使得这里无论何时都如同黄昏一般,黄昏之地故由此得名。
在黄昏之地,光明教会和黑暗教会的信徒都不会因为自然光的变化有所加成,亦不会有所削弱,于是这里便成为了两大教会常年征战的战场。每年都有大量的法职者在这里施放各种法术,使得魔法元素发散于空间当中,又进一步充实了黄昏之地当中的魔法尘埃。
此时,在黄昏之地的灌木林间,穿梭着一支二十多骑的小股斥候部队大明浮生记,他们都身着白色袍服或盔甲。领先的是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他们的衣袍上都绘有金色纹路,看起来分外高贵。
“奥斯卡,我们这次出来历练是跟随斥候打探黑暗教会行军情况的,你浑身斗气外放,是怕黑暗神殿的人发现不了我们吗。”走在最前面的魔法师头也不回地说着,可见心情不是很好。他手里拿着一根桃木魔杖,时不时地施法出一级土系魔法扬尘术,将整只斥候部队覆盖在尘埃当中,使得从远处更难发现这支小队。
“哼!怎么?布莱特,你怕了?”那个名叫奥斯卡的武士剑眉入鬓,显得英气逼人。身体周围更是有一圈淡金色斗气不停地在他全身上下流转着,使得周围的尘埃没有一颗能够沾到盔甲上。
“嘿,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会儿。”金发碧眼的女神官声音慵懒地娇嗔,“我们这次的斥候任务不通过,老师可是不会允许我们进入圣光殿的。奥斯卡,难道你这些天来憋闷坏了,是想引来几个黑暗神殿的斥候,杀杀解乏吗?还有,布莱特,你弄得这些尘土真是脏死了。”
“庇。”女神官说话间顺手施法了一个圣言术,将周围的一大片尘土清洁干净。圣言术庇本是用来范围治疗的强力法术,此时却被她用来中和了布莱特的扬尘术。
这两男一女都是光明教会青年人中的佼佼者,曾在几次小的战役中展露头角。他们三人在二十岁上下年纪就已经通过了光明神殿的殿试武乡秧歌,获得了光明之神赐予的封号,更是现任光明教皇约翰?希金斯的学生,这样的成就在整个阿美西亚位面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他们就要进入圣光殿中挑选属于自己的装备,但光明教会有所规定,必须要具有一定的神恩才能进入圣光殿,而神恩最简单的获取方式就是用对神殿的贡献进行兑换阿莞,这次斥候任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排的。事实上以三人教皇学生的身份,赚取贡献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教皇安排自己的三个学生一起行动其实还有让他们之间进行磨合、相互激励之意,为保险起见给他们带了二十骑光明骑士。
“玫丽,你的圣言术……”布莱特想要阻止,又转念想到玫丽是为了给他和奥斯卡两人台阶下,也就由着她去了。玫丽刚刚从牧师转职成为神官,似乎总是喜欢炫耀自己法术中的光明神力,她那一个圣言术放出的白光可是比奥斯卡的斗气要显眼多了,布莱特正想要下令改变行进路线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座丘陵后面飞起了几十只狮鹫。每只狮鹫上都载着两个身着深色骑士甲的战职者。
“就地隐蔽。”布莱特回头对光明骑士们下令,“他们未必发现我们,确定暴露之后再一起出击,先投掷矛,射狮鹫,玫丽给他们神术加持……”
另一侧的奥斯卡和玫丽隐蔽地交换了个眼色,随即奥斯卡大吼大叫地策马冲了过去。布莱特大惊失色,但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暗骂了一句蠢货,就立即向自己身上释放了一个土盾术作为防御,又开始吟诵咒语准备进攻魔法。与此同时,玫丽的神术也接连落在奥斯卡身上,却有意无意间遗落了布莱特和其余光明骑士。
此时布莱特的法术已经准备完成,天空中骤然爆发出一大片火焰云团,出现在狮鹫群的正前方,将黄昏之地的天空都染上了一抹火红。
四级火系魔法,爆裂火焰。
几只狮鹫避之不急,直接钻进火云当中,立刻被高温烧伤,连同狮鹫背上的黑暗骑士一起惨叫着自高空掉落。但后面的狮鹫虽惊不乱,改变方向从侧方掠过火云,同时下降高度准备着陆。其中更有一个穿半身史诗级铠甲手持长枪的蒙面骑士直接从十几米高空跳下来,就地一滚,反手用枪杆挡住奥斯卡的一记劈砍,旋即跃起与奥斯卡交战在一起。布莱特眉头紧皱,他本以为用爆裂火焰至少能够消灭一半的狮鹫,没想到对方如此训练有素,身在空中也毫不慌乱。而那个与奥斯卡战斗的蒙面骑士明显也是一个大武士级别的战职者,一时间难分胜负。
布莱特不及多想,忙准备起下一个魔法来,这时落在地面上的黑暗骑士们已经越过奥斯卡和蒙面骑士向后方杀来,很明显是想要先杀法师和神官,玫丽慌忙向着光明骑士们后方跑去,以至于阻挡了光明骑士一瞬,使得他们错过了掷矛的最佳距离。当掷矛再次匆匆投出,就已经不再整齐,对面的黑暗骑士仅仅用单手盾牌一个格挡,就令这一轮掷矛无功。
真正的威胁在这时来临,天空中一颗颗陨石拖着浓烟落下,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砸在黑暗骑士们的头顶,每一个陨石都会让一个黑暗骑士重伤甚至毙命。二级炎系魔法陨石术,在布莱特的精确操控下也发挥出了相当大的威力。布莱特的天赋魔法是土系魔法和火系魔法,以及火土复合的炎系魔法。火系主攻,土系主防,正是最完美的法系搭配。
光明骑士向前冲锋,越过布莱特与黑暗神骑士战在了一起,但刚一交手就是一面倒的局面,光明骑士被杀得人仰马翻。布莱特不可思议地望过去,这才看清了黑暗骑士手中清一色的附魔长枪,以及盔甲上马刺标志的族徽。
“糟糕!是卡帕多西亚家族的惩戒骑士!”布莱特失声叫起来,一直镇定的他终于也变得焦躁了,“该死!他们的骑士不是都在主战军团中吗?怎么会来这里做斥候?”
卡帕多西亚家族是一个具备传奇血统的显赫家族,家族成员生来就具有惩戒骑士职业方面的天赋,而这个职业在战场上的集团冲锋几乎是势不可挡的,即便布莱特他们这边也是光明教会的精锐,也不可能是对手。
同时奥斯卡那边也陷入了苦战,他似乎实力不及那个蒙面骑士,每一次对拼都要被震退几步,渐渐已经退到了离布莱特不远处。眼看着黑暗教会占据了上风,而己方拥有神官的优势却一直没能显示出来布莱特焦急地叫喊道,“玫丽!”
玫丽仿佛从惊吓中觉醒,忙将一个法术扔过来,径直落在布莱特身上。但布莱特却一下子愣住了,在玫丽法术的作用下,他身上仅有的土盾术竟被驱散了。玫丽使用的竟然是驱散法术,这令布莱特惊愕了一瞬,接着他就回过头以目光询问玫丽,却看到了玫丽平静眼神中隐藏的一缕悲伤。
就在布莱特回头之时,奥斯卡身体向着侧方闪开,那蒙面骑士竟是丢下奥斯卡不管,长枪径直刺向布莱特。布莱特听到破风之声猛然转过头,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在最后关头让胸口避开了剑锋,长枪深深插入了他的腹部。
蒙面骑士并未将长枪拔出,而是又一脚踢在枪尾天命神童,使其插得更深,几乎将布莱特串在了上面。这杆长枪外表十分普通,怎么看都只是一把最差的粗糙级别武器,但其上却对灵魂莫名产生一种撕扯感,使布莱特的精神力乱成一团,无法再顺利施法。
“你们……”布莱特倒在地上,余光看到己方的光明骑士已经尽数遭到屠戮,而奥斯卡和玫丽仍然袖手旁观,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奥斯卡,玫丽。你们……”
“永恒日轮,布莱特。你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神恩排名高高在上,就觉得什么东西都志在必得了吧?嗯?”奥斯卡冷冷地看着布莱特,姚启凤“光明三圣器终于有一件永恒日轮重新收入圣光殿,你的神恩却远远高过我,你叫我能怎么办?啊?你可知道只能跟在你屁股后面做陪衬是什么样的心情么?”
“我……我没想过要换永恒日轮。”布莱特肝脏受伤,额头上不时流出大量虚汗,“你……你这是欲加之罪!”
一旁的蒙面骑士忽然笑起来,“将一切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不利因素消灭于萌芽,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你都不懂吗,一个可能性就已经足够通过策划一场阴谋来应付了。”
布莱特闻声怔住,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枭之城,他曾读过大量的阿美西亚大陆史书,但因为他天资卓越,在光明神殿一向予取予求,不曾遇到过任何挫折,以至于从未注意到近在咫尺的险恶。
“可恶英尺和米的换算!你是……你是塞尔比!”布莱特从声音中分辨出了蒙面骑士的身份,他右手指着对方,捂着染血胸口的左手却在右臂遮挡下探入背囊中。
蒙面骑士将面巾扯下,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布莱特,好久不见了。”
“如果你是在找这个的话,就不用费力了。”玫丽手指间把玩着一卷传送卷轴,“你以为昨晚我为什么会突然像只发情的母猫一样?”
布莱特脸色彻底苍白了下来,昨晚露宿的时候,布莱特察觉有东西钻进他的被子里,他本以为是什么小动物爬了进来,随即从香气中判断出竟然是玫丽。玫丽的身体十分光滑,在布莱特的身上柔顺地流过,丝丝凉意让他的血液沸腾起来。布莱特初时有些奇怪,为什么平常十分高傲的玫丽会如此主动。但他刚想说话,两片温润的唇就堵住他的嘴。紧接着是贴上他胸口的两团触感,紧致与柔软相交的触觉十分奇妙。当他的一个挺身进入到那个温暖潮湿的所在,一切思维都停滞了下来。二人一直纠缠到了后半夜,结束之后玫丽又趁着夜色溜了回去。
布莱特回想起昨晚的细节杀手俏妈咪,才恍然大悟,他翻身后入的时候,玫丽正是趴在他的背囊上。布莱特狠狠地瞪着玫丽,艰难地翻了下身,似乎想换个舒服的姿势,但完全没有了昨晚的干劲,他颤声说,“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已经没机会了。”奥斯卡上前一剑劈出谷之岚,锋利的重剑深深插进布莱特心脏当中,仿佛不曾遇到任何阻隔。布莱特的身体一下被抽干了力量,翻倒在一边,露出了后面的左手和画了一半的远程通讯魔法阵,他圆睁的眼睛徒自看着黄昏之地的天空。
“亲爱的布莱特呀,你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太聪明了呢。若非如此,说不定……”玫丽走到布莱特的尸首旁边蹲下身,帮将他的圆睁的眼睛闭上,然后又对奥斯卡说,“灵魂没有残留,若是运气够好,你的光辉圣裁这次有可能进阶成圣器了。”
奥斯卡的重剑名为光辉圣裁,是等次位于神器和圣器之下的传说级武器,虽然不具备神器那样不可损毁的属性,也没有自己的器灵,但传说级装备会吸收其他强大生物的灵魂,一定几率能够使相应灵魂成为自身的器灵,从而晋升为圣器。
武器在将吸收来的灵魂炼制成器灵的过程中,灵魂会有很大损耗,所以只有精神力强度达到一定程度的强大灵魂,才能在被吸收后成为器灵,而不是泯灭成灵魂残片。像布莱特这样大魔法师的灵魂,在平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更何况他还是光明的信徒,武器与灵魂之间的排斥会小一些。以此灵魂炼制器灵,晋升成为圣器概率会更高一些。
“那也只是有可能的事情,圣器可不是那么好弄的。”奥斯卡将重剑拔出来插在地上,抬起头说,“不过我们的麻烦可还没结束呢。”
不知什么时候,黑暗神殿的武士们已经呈半圆围在他们旁边。玫丽见状掩嘴轻笑着站起来,“塞尔比,你不会幼稚到以为光明神官只有这么一点作用,可以任由你随意摆布吧。”
塞尔比脸色凝重,他已经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渐渐加重,手中的单手盾也有把持不住的迹象,更让他震惊的是他竟然有种想要对着光明忏悔的冲动。塞尔比用长枪支撑着身体,索性闭上眼睛,细细感受身体的变化,“竟然能在不知不觉间让我中招,不愧是光舞者。”
此时的局势在于奥斯卡和玫丽对面是塞尔比和一队黑暗骑士,强弱均衡,基本持平。但玫丽不知在何时在塞尔比身上施法了负面状态,使得天平发生倾斜农家俏茶妇。
“圣言术的罚和刑罢了,怎么难得住你。”玫丽笑的越发灿烂,“不过塞尔比你自己一个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圣言术中的罚和刑,分别有着致使受术者瘫痪和赎罪的作用,也亏得塞尔比身上的三件史诗级装备魔法抗性足够高,只是让他有些脱力,但这也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战斗力。
“你们都不要靠近我,小心收到伤害!”塞尔比第一时间对着其他黑暗骑士发出命令,同时按兵不动地站在原地。
中了圣言术刑之后受术者不得移动,如果移动就会让体内的光明力量溢出,给周围的队友造成神圣伤害。塞尔比为了防止奥斯卡冲过来逼迫他移动,率先让其他黑暗骑士与自己拉开了距离。
塞尔比越想越是心惊,让他这样一位大武士在没有任何感觉的状态下中了圣言术,绝对是某种独特而强大的能力。玫丽的全名叫做玫丽?琼斯,琼斯并非显赫的姓氏,自然没有什么血统传承。那种能力不是血脉能力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真名能力!想到光明教会中多了这样一位觉醒了真名且潜力巨大的神官,塞尔比心中就再难以平静。
塞尔比带来的这些惩戒骑士虽然数量不少,但等级都在高级和中级的层次,玫丽仅仅依靠圣言术刑,就能够让他们全部丧失作战能力。以二敌一,塞尔比终究要落入下风。
“塞尔比,看来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呢,早告诉过你玫丽不好对付。”一名头戴兜帽的黑袍女子走到塞尔比身边,信手施法间已将塞尔比身上的负面状态驱散,她发出美妙的女声,令人不禁浮想联翩。
奥斯卡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黑袍的神秘人并未参加战斗,只是站在一旁观战,所以始终将一半精力放在她身上。从她施法驱散的光芒来看,竟然是一位暗影牧师。玫丽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对方能举重若轻地驱散掉她施法的圣言术,绝对不会是什么无名之辈。
“这位是谁?何不以真面目示人?难道黑暗神官都是这样的藏头露尾吗?”奥斯卡举起重剑,指向那个神秘人,态度虽然强硬,但左手早已摸出一卷传送卷轴来,随时准备扯开。
这次他与玫丽秘密联合了塞尔比一起对付布莱特,最大的变数就是塞尔比是否信守契约,交易从来都是在实力均等的双方之间才能进行。然而因为这件事情的性质特殊,奥斯卡二人不但不能多找帮手,就连带出来的光明骑士都要灭口。但塞尔比则没有这方面顾忌,如果他做好了违背契约的准备,就能带更多强者前来,大可以顺手将奥斯卡和玫丽也杀掉,所以自始至终奥斯卡和玫丽所保持的警觉性甚至还超过布莱特。
“这么紧张干嘛,杀掉布莱特的贡献度全部算在我身上,得到的神恩就够我把这套史诗级装备凑齐了。”塞尔比得意地屈指弹了弹身上史诗级别的骑士甲,又指着周围的黑暗骑士说,“这次带来的都是我自己家族的人,我们双方各取所需,我们也不会让这事情传开的,是吧艾琳娜?”
“别忘记你的承诺,塞尔比!”那个女子耸耸肩,转身走向远处的狮鹫,虽没有掀开面罩,但甜美的声音也已令人迷醉。
“暗夜行者艾琳娜!竟然是你!难怪……”奥斯卡先是一惊,随即将手中的传送卷轴握得更紧了。
“平手吧,这样也好安在焕。”玫丽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双方也似乎都认同这样的结局。
“普照众生!”奥斯卡冷哼了一声,抬脚将布莱特的尸体远远踢出,划过一个弧线落在塞尔比面前。
“唯暗永存!”塞尔比毫不示弱地回应,他将自己的长枪从尸体上抽出,然后让一名黑暗骑士将布莱特的尸体放在狮鹫身上。
空中毫无征兆地浮现出一个闪耀的符文来,符文中飘出两缕细丝般的连线,分别连向玫丽和塞尔比的眉心,随即符文逐渐解体,汇入到广阔空间当中隐没不见。
奥斯卡与塞尔比的视线从空中收回,又对视着同时后退,一定距离后,才各自奔向战马和狮鹫,离开了战场。
很显然,如果实力天平有所偏向凶宅美人头,两边都不会介意再为自己增加点贡献。但小心翼翼的试探之后dueba,仍然都选择了回避。光暗之争如此漫长,今后都会有机会碰面较量,两方都不急在一时。
这处战场转眼间又恢复了黄昏之地固有的景色,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