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1英雄联盟礼包不是“台独”(在台北的孤独)-顽石在北京

不是“台独”(在台北的孤独)-顽石在北京
初见台北,没有感觉
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与行走在大陆的一般中级城市没有任何差别。如果硬要说差别的话,就是街道窄点,街道上多了些骑摩托车的人,而且都是必带安全帽的。这点是有别于大陆的。大抵台湾人民很有安全意识,即便是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也必须系安全带。
周六,有些慵懒,大抵是太阳太晒了,不想出门,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不得不出门了,打电话叫了计程车(台湾都称作计程车,就姑且如此称呼吧),载到埔心火车站。埔心火车站宽心谣,其实是一个很小的火车站,准备搭火车从这里去台北。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火车就到台北火车站了。到台北火车站时已经有些饿了,便到二楼去吃牛肉面。这里的牛肉面味道还不错,正好碰到买牛肉面的老板很热情,问我从哪里来,大抵听出了我是大陆的,说欢迎你们来台湾倪传婧,你们过来,我们过去,大家有来有往……
这个老板大抵是很会说话的,说九月份去北京看他的表弟,他表弟读过北大,现在在科学院(中科院)做院士……
这里从大陆来的人太多了,太多了,周围都是大陆的人。
匆匆吃过饭,去车站对面的新光三越兑换了些台币。其实,现在很方便的,旅游景点直接收人民币,不收也没关系,好多ATM机上能直接用银联卡取台币,很方便的。
又转身进入车站,搭捷运(大陆称作地铁,台湾称作捷运)去捷运市政府站。捷运,和大陆的没有差别,只是车厢的座位分布比较特别。另外,台湾的好多火车的第一,二节车厢为“晨(夜)间 女士优先”车厢,而且,有的火车还专门有两节车厢存放自行车,为自行车出行的人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想想我都有一种把我的自行车托运到台湾的冲动,可是回头一想,台湾的街道太窄了,骑车很不方便,再说,中转香港,还要出入境,自行取行李,没有办法联运,所以,转念,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市府捷运大厦,呵呵,我看勉强和大陆某个县城的一座“大厦”无异,我是说外形,仅仅外形而论。

穿过一条街,便看到101了,一点都没有看出它的高来。

又更近了些,楼面上的如意设计,隐约能看到了荆楚人才网。

再来一张。今天天气很晴朗。

从楼底仰视,想拍出它的高耸来,结果,还是感觉一般,没有一点点震撼。

在大厦入口处,看到一群老外。
要从这里先到五楼,一到五楼是购物中心,从五楼才能乘坐电梯到达89层观光层。
说到电梯,101一直宣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快的电梯,每秒16.83米(大约时速60公里),37秒直达89层。
后来实际乘坐电梯,确实很快,也不知道第一次乘坐,太专注于电梯里的语音介绍还是真的很快,反正,我只记得电梯的门刚刚关好,很快就打开了,我还以为又有人要过来上,没想到,说89层已经到了。
插播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介绍台湾的几个景点。
诚品,诚品书局,倒是听说过,但没有了解,也不曾去过,名气很大,不知道真实状况怎样,有空再去看看吧。

九份是一个浪漫的小山城,喝茶看海,值得休闲度假的好地方。最值得一试的,是海边半山上的那些别具特色的茶楼:找一个隔窗临海的座位,花十几新台币点上一份九份最地道的甜品”芋圆“尝尝。在竖崎路、基山街上,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更能在老街的喧嚣声中体会到小城的幽静。
我喜欢静,喜欢原始的东西,有机会,我会去九份的。

101, 楼高而已有女好采花。台北其他的楼都很矮,大部分都在20层以下。以至于走在街道上,我恍惚间以为我在老家的小县城。

淡水渔人码头,是个看夕阳的好地方。

基隆,前几天的贡寮国际音乐祭,很火爆,确实动了去的念头,不过,连台北还没有去的人,却绕过台北,直奔最东北边海边的贡寮,有点说不过去,其实,感觉太远了,晚上住宿不方便。没有成行。

野柳,对于我这个喜欢户外的人,喜欢自然的人,自然会列为比去项目之一。野柳地质公园,有机会是应该去的。

身处89层,这就是台北,除了101外没有一座高楼。

也许是当年在上海的金茂大厦,第一次在懵懂的时候登上了如此高的大楼英雄联盟礼包,第一次从88层的斜窗向地面忘,那种颤抖的感觉。也许是这些年经历了很多,心,没有那么容易激动了。玉龙雪山我登过,海拔四千五百多米,我震撼过。101,我却没有丝毫感觉,大抵是101的玻璃是向内倾斜的,所以,你只能看到比较远处的景物,不像金茂大厦,玻璃直接向外倾斜,而且幅度很大,你能直接从玻璃看到大厦底部,而且感觉身体爬在玻璃上,那种感觉,似乎担心玻璃会碎掉大丈夫小媳妇,自己随时会掉下去。我想,也许是这种原因吧,101没有震撼我。

四周还是低楼,那个黄色的建筑,就是国父纪念馆,这次没去。其实,我对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旅游景点,我是不感兴趣的。我真正想去的是,台湾最真实的,最原生态的地方。去体验它,感受它。

不是低楼就是山,所以说,台北很小。
有条河,不是淡水,难道是饶河?我不太清楚。

这个是阻尼器,好象是最大的,660吨(台湾称作公吨),防风抗震。表面金黄色,如果全是4个9的纯金,哈哈,那就值钱啦,那样不知道还能不能防风抗震,哈哈。

这真的是台北。

其实,来101,说不震撼,其实有点牵强,多少是有一点的。那就是到了91层户外观景层,这是户外哦李东学叶璇,91层的户外,那个风大啊,只开放了一小片区域,就能听到大风发出的肆虐声,真的有点恐怖。
更让人胆栗的是,从这里看塔顶,它在晃动,真的,明显的晃动。虽然之前也了解过,大楼超过一定高度,大风的时候,都会晃动,而且幅度会很大。可是,亲自看到,这就是你所在的楼层,在晃动,还是不免担心。

还是下楼吧,无聊。
有很快地到楼下,回头看看塔顶,金柳妍 咳,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之后,又去了饶河夜市,士林夜市,大抵名气很大,对于旅游,名气很大的景点,我往往有点排斥,还是希望自己能发现,发现美,所以,去了饶河。其实,台北有很多夜市的,除了刚刚提到的两个外,淡水夜市也很不错。

胡乱地吃了些东西,就搭计程车到台北车站,然后坐火车回宿舍。
夜市,吃的东西很多,台湾的美食挺不错的,有些东西是要自己慢慢去发现。
这就是初油台北,我想,我以后会去台北很多次的,所以,没有太在意。只是把它看作一个普通的城市而已。
秋季去台北吃小吃
永康街位于台北市中心的大安区,靠近台湾师范大学。“永康街是台北最活跃,品种最丰富的小吃街区。”
……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的一篇文章“秋季去台北吃小吃”吸引了我,所以,周末,决定去一探究竟。
照例,从杨梅的埔心火车站乘台铁去台北,这已经是第二次。
从此距台北一个小时的车程。
出发时,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霞光道5号。
今日,龙潭,下着不小的雨,秋雨,没有了前段时间的炎热,我想云南方言歪歌,雨中的台北,应该别是一番风味吧,
此时,北京的秋,已经很明显了吧。古都的秋,有点思念。

天色很暗,雨势不小。

晃晃悠悠,终于到了台北,天色依旧阴沉,但没有飘雨,于是,便决定徒步。我喜欢徒步,喜欢在陌生的城市徒步,走在大街小巷,正当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拐进一个小巷,古色古香,那种境遇,总能令我无限欣喜。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决定徒步,只要无雨。

台北车站出来,一路向南。
台北的广告,我一直认为比较特别,像90年代的香港,广告牌林立,而且可以伸到建筑体外。

沿着重庆南路向南走。
台北的街道命名,据说,是按照大陆的各个省市,缩小到台北这片土地上来命名的。
比方,这次的目的地是永康街,在大陆,永康市是浙江的一个地级市。而现在在重庆南路,所以,应该要想东南方向走。如果熟知大陆的地理,在台北,方位就不会迷失。

台北的建筑都很矮,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这座城市很舒服。
这是一个博物馆,国立台湾博物馆。

从国立台湾博物馆向东走,便到了二二八和平公园。
公园有很多鸽子,各种水鸟,生态很好,鸽子一点都不怕人。人坐在石级上,鸽子就落在你旁边,很是和谐。

公园里今日在举行防灾宣传教育。是针对小朋友的。

好像有项决定要小朋友做,是在防灾什么上面签名,由于小朋友很小,可能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就把相关信息用孩子听懂的语言解释给小朋友听,问小朋友是否同意,是否可以请妈妈代签名。
充分尊重小朋友,不能因为是其父母,便自行决定,赞啊。
出了公园,便看到了总统府。
没有森严的戒备,这可是“总统府”啊。

建筑的样子还挺不错的。

台北的路,很少有树木的,走过这段路,回头看到很多成排的树木,景致不错。

走着走着,便到了自由广场,这里有中正纪念堂。

头盔怎么闪闪发亮?仪仗队


自由广场,以前叫中正广场。

走了很多条街,终于,终于到了永康街路口。
鼎泰丰
台北市信义路二区194号(永康街口旁);电话:+886(0)2 2321 8928
小笼包连锁的母店。这个国际知名的店铺由杨秉彝创立,他来自北山西省。鼎泰丰原本只有这一家店面。不过当《纽约时报》将它评为1993年世界十大餐厅之后,它便逐步扩展到亚洲、美国和澳大利亚。
很早就听说了鼎泰丰的包子很出名,真想吃上一口,可是,被眼前的人吓怕了,要吃到,至少要排队3个小时。天天如此。

3个小时,太久了,决定放弃。那就去吃葱抓饼吧。
葱抓饼堪称台湾美食的一种象征大东亚风云,我还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葱抓饼。
永康街,是很小的一条街,如果在大陆生活习惯了,习惯了”大“,在台湾,至少在台北,你会觉得什么都挺小的,小的几乎不值得一提,但是,那仅仅是从外形上。内在,可并不是那样。

“度小月”担仔面,台南最有名的小吃。
http://www.iddi.com.tw/main.html
清朝光緒年間,以捕魚維生計的洪氏芋頭公,向福建漳州老鄉習得面食烹飪做法,迄今流傳百年。洪公祖籍福建漳州府海澄縣四群青埔堡高港甲大厝社,祖先移民來台後,洪公仍繼承祖業,以捕魚維生;惟夏秋季節多颱風,無法出海捕魚,年僅二十多歲的洪公為維生計,乃挑起担子,到台南水仙宮廟前賣面,故稱之為「担仔面」,每年从清明到中秋,是打渔的淡季,当地叫"小月"。为养家活口,度过"小月"想飞的水,洪姓渔人就卖起面来,因此得名。由于口味独到,渐渐卖出了名气,成为风行台湾的"名吃"。
-----摘自百度知道。
路过,不能错过。


后来去了台北车站的诚品书店,很多书还是不错的,但是,价格挺高的。
在诚品文具店买了两个笔记本,做工特别好,很喜欢。
返程,回到龙潭,依旧在雨,而台北,无雨。
秋日午后,音乐,书,池塘边
离家的周末,总不知道如何打发。午后,着实无聊,拿了本书,提着水杯,踱到池塘边……
《李维-七月》的旋律还是那么悠扬,《田园之秋》意境不错,可是,竖读的繁体字,终究不太习惯,翻了几页便放下。
静静地,感受着风,鸟鸣……
十月下旬,古都已经有寒意了吧,台北,却依旧温暖,懒洋洋的,剥离思乡,算得上一年中最好的时光了吧。


独自一人,没有自拍,怕“人”败这了静谧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