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7获益匪浅的意思不想沉迷你们的回忆。-笔趣阁小说精选

不想沉迷你们的回忆。-笔趣阁小说精选


15年,大学刚毕业那会,高中女神沈佳怡突然联系我,说要给我介绍工作什么的,薪水福利听着都挺不错,由于当时社会经验不足,很容易就相信了,可我没想到,冉东阳下了火车,一群人就把我簇拥住,稀里糊涂地,把我弄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这地方有点像学校,几栋三层楼房分散在四边,带院子带操场的那种,里面人挺多的,刚开始去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手机电脑没收了,不过他们对我挺好的,大鱼大肉伺候着。
住的地方是男女混住的那种,就十二个人一组,七男五女,打地铺,睡在一个大房间里,晚上还能聊聊天,开开玩笑,最刺激的是,我亲眼看见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子在我面前换衣服。
因为我姓林,所以他们都叫我小林,有什么活动都会拉上我去,要不就是唱歌,要不是跳舞,最不济丢手绢什么的,反正每次都是特别关照我,让我有一种站在世界巅峰翱翔的特殊感觉。
尽管刚开始感觉不错,可过了一个星期,我发觉出不对劲了,既然是沈佳怡叫我来的,为什么我一直都没见着她,还有这里的人,感觉都挺奇怪的,一直说着发财赚五百万一千万啥啥的,也没个具体的行动。
直到有一天,我被送进一间教室,里面满满当当坐了五十多号人,黑压压一片,端端正正,抬头挺胸,像军人打坐一样,最亮眼的,当属讲台上的少妇讲师,白丝袜,白衬衫,还带着一副白色的眼镜,身材苗条,文艺范儿十足。
就听她讲一些理论知识,说什么机会是别人给的,要想成功,就要努力,还要人缘要好什么的,反正瞎扯了一大堆,到节点的时候,下面的人时不时高呼几声脉血康胶囊,或者热烈鼓掌,气氛一直维持在高潮,场面挺壮阔的。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几堂课下来,我算是明白了,这些所谓的理论知识就是给人洗脑的,说白了,白日做梦,根本不可能达到啊,很快地,我意识到我进入传销窝点了,只有传销这些孙子才会这么干!
所以,后面这几天,我没事都会在窝点附近转悠,就想着怎么逃出去,然而,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先不说大门有人看守,还是不开的那种,就连周边围墙,都装了电网,我亲眼看见一只小麻雀飞上去,尖叫着浑身冒烟掉下来。
兴许是我的行为过于反常吧,没几天就被窝点的人发现了,不过他们也没对我怎样,少妇讲师还亲自把我请进办公室,面对面教育我,说我们不是传销,是正当的企业,全国连锁的那种,只要我能拉人头,照样赚大钱。
当时我就‘呵呵”了,心里憋屈,也不敢和少妇讲师顶撞,只能是点头,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我不傻,观察了几天,少妇讲师是我见过窝点地位最高的人,惹毛了她,我的下场好不到哪去,如果要想逃出去,就要先迷惑她,装出一副被洗脑的样子!
果然,见我这么开窍,少妇讲师也不为难我了,还叫我好好干,表现好的话,她和上头领导汇报一下,兴许能提拔一下我,让我做个小班长什么的。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大部分传销窝点,并不是外界传闻中的脏乱差,而是有点军事化管理的模式,比如这里,几百号人的窝点,为了便于管理,都会分班阎罗传奇,分排这样子,至于少妇讲师,并不在编制里,但地位也蛮高的。
而现在,我被分到了四排一班,算是一个半新半旧的班级吧,主要是我在他们眼里看来思想觉悟高,才被分到这块地儿来。
如果刚开始就哭爹喊娘说要出去的话总裁你好大,最后被分到的班级,是那种很老的班,里面狠人挺多的,我亲耳听说,就几天前,一个想出去的叼毛,一直念叨,最后被生生打断了一条腿,扔在角落,都不送医院的那种,估计要完蛋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还是照常和大家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听少妇讲师讲课,没事的时候,也会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大声高呼几声,鼓鼓掌什么的,反正就是让外人觉得你已经被洗脑了,充分相信你。
大概是觉得已经和我摊牌了吧,我以前那些好日子都没了,在窝点里没人簇拥我李先念简历,洗澡是一个人洗,吃饭也是大锅煮的,包心菜白菜叶萝卜干,都是菜市场别人剩下不要的,有一次,我还从里面挑出了一条“娇躯”扭动的虫子,怪吓人的!
在里面的日子,简直就是煎熬,还要默默忍受一些人的试探,就问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想不想逃出去什么的,而我,每次都是像个傻逼一样,说这里这么好,怎么会,还反而骂他几句傻逼。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同床异梦,和我一样的想法,不过真没人敢说出来,就算说出来也不一定信得过,毕竟,传销窝点鱼龙混杂,一不小心就掉人精心设计好的陷阱里去了。
我这边,确实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几天前,来了一个女孩子,挺漂亮的,刚从高校毕业,听说以前在学校是校花王峰记忆法,稀里糊涂被骗这来了,心思也单纯,被人一试探,啥都往外捅,最后被领导叫进办公室梅丽尔综合症,出来的时候,神神兮兮的,走路都摇晃,据说是被窝点领导还有几个狗腿给轮流“虐待”了!
就一直煎熬着,我发现窝点对于内部人管理还是比较宽松的,比如我们这个班的班长,他应该算是内部人了,深得领导信任,几乎每个礼拜都能出去两三次,回来的时候,带一些好吃的,还给我们吹吹牛逼,说外面的世界有多好多繁华,顺便给我们洗脑,叫我们好好在这干啥的,以后也有机会,那会,全班人别提有多羡慕了。
就冲着他这句“有机会”,我努力让自己表现好点,不露出半点破绽,每回有新人,也会踊跃上前去帮忙洗脑,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好,但我还年轻,父母就我一个独子,指不定急成什么样子了,我只想快点出去,更不想在这浪费大好时光。
不管是在何种境地下,努力,总是有点用处的小职员之死,获益匪浅的意思这样连续过了一个多月,少妇讲师开始注意我了,还把我带进领导办公室,领导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穿着正装,头发总是梳的很精神,还抹了发油。
他对我还算是客气,又是叫少妇讲师给我倒水又是自己给我发烟什么的,之后又坐下来,长篇大论的给我洗脑,套路基本一样,说什么干满几年,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奔驰宝马,任君选择。
领导不愧是领导,讲起来那种气质和少妇讲师完全是不一样的,连我都感动地差点相信了,当然,我确实要把自己当成傻逼,就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频频点头,还说了一大堆感恩戴德的话,倒是逗得领导哈哈大笑,当时就拍板决定下来要给我一个班长当当!
得到领导的肯定,我心里很激动,当然,不是因为受到赏识,而是我知道,逃跑的机会,就要来了。
这次过后,我顺利被调到二排当上了班长,班里有十二个成员,男女老少都有,最老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来窝点五六年了,洗脑洗的很彻底,成天做着发财梦,时不时扯扯皮,说啥等他出去要开宝马奔驰王莲香,光宗耀祖。
而最年轻的,是一个十九岁的江西女孩,长得还不错,比我都小了好几岁,来这有一年多了,据说高中休学,外出打工,心思单纯地很,稀里糊涂就被骗这来了,现在也是被洗脑了,成天做发财梦。
当上班长后,我自由多了,权利也大了起来,就班里十二个成员,都挺尊敬我的,进进出出都会叫上一句“林哥”,还有在院子里转悠的时候,不会有内部人员上来盘问我,反正窝点除了某些‘禁地”外,我都可以走动。
当然,这些天来,除了讨好领导和少妇讲师,制造被洗脑的假象,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像以前那个班长说的一样,能获得领导的批准,去外面逛逛市场什么的,只要到了外面,逃跑的机会也多!
当然,想出去也不能太刻意表现出来,我只能表面不动声色,暗中打听,原来,能去外面逛市场的,都是领导信得过的人,说白了,你要先达到班长这个位置,后面的决定权在领导,只要领导点头,披个条子,你就能外出。
等了大概一星期左右,我被领导单独叫进办公室,领导还是老样子,大腹便便,满面油光,笑起来双眼眯起一条缝独狼演员表,进来的时候他还亲自给我倒茶发烟什么的,又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问我,我自然不能表露别的心思出来,就满口回答没什么大打算,好好做好这个班长,好好教育班里人,争取做千万富翁,开上奔驰宝马,满大街拉风跑,而领导,也是满意点头,又随便问了我几句话,叨唠了几句家常。
大概意思是问我多大了,老家在哪,家里有几口人,爸妈都是做什么的,交过女朋友没有,像查户口的一样,方方面面俱到,总感觉怪怪的,心里不舒服,我就随口回答,能瞒的尽量瞒过去,半真半假的样子。
没想到,最后领导抓住我的双手,突然来了一句:“小林钱库一中啊,你也年轻,过惯了外面的繁华世界,闷在这里,总是不好的,有没想过出去玩玩啊,看看美女逛逛小商场什么的?”
说实话,这段日子里,我一直都在想怎么外出,现在被领导这么一说,幸福来的太突然,都想直接点头了,但越是这种情况下,越不能心急,所以,最终,我摇了摇头,说窝点里挺好的,没必要出去。
果然,领导是试探我的,得到我的答复,本是狡黠的目中多了一丝赞赏,同时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林,其实我一直都在关注你的,你来这也不久了,情况你也是大致了解的异想记歌词,虽然说我们这里不是最好的,但好好跟着我们干,总会出头的,小年轻嘛,远离了世间繁华,总是有点浮躁,不用说这么多了,我批准你,这个星期天出去玩玩!”
既然领导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不好推辞也不想推辞,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出去的时候,还是浑浑噩噩的,痛并快乐着,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实际上,在与领导的周旋中,我的额角,早就流出了冷汗。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好好准备了,提前打听了一下,也粗略地估计了一下行动的具体步骤,出去的时候,窝点会派两个内部人员跟着我,是不是监视我不清楚,反正我想好了,先去逛逛小市场超市什么的,就往人多的地方走,到时候大声呼救就行了,我就不信两个内部人员还能翻起多大的浪子!
因为我是班长,所以把得到特批出去这件事给班里人说了一下,人心隔肚皮,我也没说要怎样怎样,就嘱咐他们,在我出去的这段时间老实点,好好表现,顺带着,还给他们说想要什么礼物,等回头我尽量从外面带进来。
实际上,可能我这次出去,就是万水千山了,但我这样说也是缓兵之计,就表露出一个我会回来的假象,让班里的人去给领导打小报告,放松警惕。
别说班里没间谍,班长被告发也是时有发生的事,甚至还有子虚有的,毕竟,班长怎么着也是一个小头头,有不少人在暗中虎视眈眈,想取你而代之呢!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中途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就在我出去的前一天,班里人出去做早操的时候,因为肚子不怎么舒服,我留在寝室里休息,没想到外面操没做完,江西女孩一个人进来了达纳拉赫,还转身反锁上了房门。
她眼圈有些红,过来就拉着我的手,哀求道:“林哥,我求求你了,你逃出去后能不能报警,或者给我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带警察来救我!”
那会有些慒比,还有些紧张,以为自己不小心说梦话,把我要出去这件事给透露出去了,转念一想,我守口如瓶,也没向外人表达过什么观点啊!
当即,我强作镇定道:“瞎说什么,哪门子逃不逃的,我只是出去透透气,逛逛小市场,你可别诬陷我啊!”
说完,我又是摆出一副领事人的模样,义正言辞斥责她,说我们来这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受罪的,你怎么有这门子的想法,还叫她不要乱想,这次就当你说胡话,过去就过去了,暂且不上报领导那边。
可我没想到,江西女孩压根不听我的,眼圈更红了,还有晶莹的泪珠子掉下来,就哽咽着声音,苦诉她的"血泪史”,说她家在江西吉安农村,还是大山里面,父母都有伤残,只能在家里种点农作物维持生计,家里又有刚上小学的弟弟要养,就指望着她外出打工补贴点家用了,谁能想到被骗到这种地方来,别说赚钱,就连自由都没了。
说实在的,听她这么一说,连我自己都有些感触了,其实我的境地和她差不多,老家都是在江西那块,家里经济情况也不怎么好,将心比心,挺想帮助她的。
可最后,我还是摇了摇头,呵斥道:“行了,你别说了,看样子你的思想领悟还是不怎么高啊,好好听讲师上课吧,看在你是我老乡的份上,今天的事,我权当没发生,以后再提,我可就要上报领导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完,心里多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浓浓的负罪感积郁着,江西女孩不大,才十九岁的花季少女,长得也挺漂亮的,呆在这里的话田村淳,确实浪费了大好时光,还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可能发生。
但我这样说,也没办法,毕竟,这个窝点里,我连自己都顾不了,又怎么能顾其他人呢!?
然而,我想不到,被我拒绝后,江西女孩哭的泪雨梨花,最后竟然一把扑进我怀中,双手一边解着衣服扣子一边低声哽咽道:“林哥,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这样求你,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行行好吧,帮帮忙,就帮我一次吧!”……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