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9蝴蝶没了不想回家 她说-黄魚柒

不想回家 她说-黄魚柒红安一中
琴葛蕾蝴蝶没了

家对于很多人来说就像是避风港 不管在外多辛苦 多劳累 不管受了多少委屈 只要回到家 在外受的一切苦头好像都瞬间消失 对于很多人来说 家的的确确就是这样温暖的存在
可是对于小西来说 家好像并不是这样的存在 她跟我讲了很多关于她的家庭故事 她说 当她的同学都在为临近放假而兴奋的时候 她却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她并不期待回家 因为家让她觉得比做不完的作业还累
小西出生在一个小村子 她说从小起就一直和爷爷奶奶还有妹妹生活在一起 爸爸妈妈在外工作 一年回家的次数寥寥可数 爷爷是名小学教师 奶奶是个家庭主妇 照顾着一家人的生活起居 妹妹比小西小两岁 长得很可爱
小西说 村子里只有一家卖猪肉的 青菜呢 每家每户都有田地 自给自足 所以小时候小西的爷爷总会骑着一辆老式单车去到远一点的大市场买鸡肉啊鱼肉啊回来吃 有时候会买上两条肠粉回来给小西和妹妹吃 小西和妹妹很喜欢吃肠粉 每次都吃得精光 每当过年的时候 爷爷会给小西和妹妹买回来新衣服新鞋子 长大后的小西才知道爷爷买的那些衣服比起城里孩子的衣服显得有多土 可是 那个时候的小西会因为爷爷买了新衣服而高兴得还等不到过年就先穿着整个村子到处跑 那个时候的教师行业并不吃香 工资更是少得可怜 而的小西爷爷就是这样靠着仅有的薪水养活着一家子 小西说爷爷一辈子都在专注于一件事情 那就是把最好的给小西和妹妹
而奶奶 在小西眼里 奶奶是个很老实很善良的人 奶奶很小的时候就到了爷爷家 当作童养媳 一辈子勤勤恳恳照顾着一大家子 小西还记得小的时候曾经和奶奶去树林里捡那些断了的树枝和掉落的干枯树叶回家烧火 奶奶的手因此也变得粗糙 伤疤累累 奶奶用她粗糙的双手牵着小西姐妹俩长大 一牵就是好多年 小西上小学的时候 小西的奶奶总会早早地起来煮粥 煎一颗鸡蛋给小西吃 奶奶经常说 要吃饱才有力气读书 奶奶一直都没什么脾气 就是嗓门大了点 就这样 小西一家子其乐融融的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
后来的一场变故 使得小西的生活 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大概小西读三年级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小西也就十来岁 小西的爷爷生病了 因为身体的不适 爷爷的脾气也渐渐变得暴躁起来 经常和奶奶吵架 有一次爷爷正在午睡 而小西的妹妹因为吃了菠萝舌头痛 闹着不肯吃饭 奶奶就拿着碗一边哄着小西的妹妹 一边喂她吃 房间里烦躁的爷爷听不下去了 便拿着鞭子出来要打小西和妹妹 小西和妹妹毕竟还是孩子 一看到爷爷这么凶 哇的一声 两个人都哭了起来 奶奶见状赶紧上前阻止爷爷 这个时候爷爷反而更怒了 连着奶奶一起打 奶奶一闪躲一退后 整个人就摔倒了 膝盖刚好撞在了石头门槛上 这一撞奶奶疼得整个面部都纠在一起 站都站不起来 这时候爷爷才停手 叫小西给她爸爸打电话 小西颤抖着手拿起电话 一边哽咽着一边说爷爷打奶奶 奶奶摔着脚了 挂了电话一个多钟后 小西的爸爸妈妈带着小西弟弟便从城里赶回来了 一回到家看到小西 妹妹 奶奶都在哭 小西爸爸妈妈也慌了 后来奶奶因为治疗不及时和治疗条件有限 落下了腿病 腿脚不方便 使得奶奶不再能走远路 甚至天气变化的时候还会痛 小西说 如果可以 晚年 她会一直牵着奶奶的手不放开 而爷爷也因为后悔和本身身体病情复发 在不久后便离开了人世 这对小西一家来说就像是晴天霹雳 爷爷出殡的时候 小西没有哭 她说她哭不出来 只是一直想着爷爷临死前跟她爸爸说的那一句 我孙子还没有疼够 爷爷的死 对于小西来说 她所能想到的所有幸福生活 好像都瞬间崩塌了
爷爷去世后一段时间 小西一家人便去到了城里生活 直到这里我都并没有提到很多关于小西的爸爸妈妈 小西说 从她记事起 她就很少见到她的爸爸妈妈 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家 而这些屈指可数的回家次数中 多半是在他们的吵闹声中度过的 小西说 她小时候只是觉得爸爸妈妈很爱吵架 常常因为很小很小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每当小西看到爸爸妈妈吵架总会哭 因为她害怕 可是她又劝阻不了 一家子到了城里生活之后 小西爸爸妈妈吵架更频繁了 大概因为一家人要在城里生活 孩子要读书 生活压力变大了吧 小西说她从小到大很少和爸爸妈妈沟通 爸爸妈妈也很少和她说什么 问起得最多的也是成绩 所以不知不觉中 小西和爸爸妈妈之间有了永远也抹不去的隔阂 小西从四年级开始在城里读书 小西偏科很严重 也不够刻苦 所以并没有可以令爸妈骄傲的成绩 唯一让小西爸妈感到安慰的大概就是小西语文成绩还不错 这也是小西唯一用心不甘落后的学科 我问过她 为什么就对语文这一门学科有执念 她说 因为我想过想成为一名像我爷爷一样的语文老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闪烁 听到这里 我的情绪也因为小西的故事而感到有些低落
到了城里读书外表上小西并没有因为环境的变化 并没有因为身边的小伙伴一个也不认识而变得自卑或者沉默 这大概跟她性格里的要强有很大关系 她说尽管她总会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失落 但是在人前绝对不会表现出自己的懦弱 永远像个没心没肺的人一样笑着玩着 这也导致后来她小学初中毕业的时候很多人在她的留言本上留下 很羡慕你的开心 没心没肺之类的话语 小西说 一开始看到这些她觉得很无奈 甚至有点生气 觉得自己的烦恼又有谁知道 可是后来 想开了 就觉得 这何尝不是一种夸奖 便觉得没什么了
高中的时候 小西到了一个私人的全封闭学校 开始了她的住宿生活 一个星期回一次家 也大概在小西的读高一的时候 小西家里出了一点事情 这使得小西家生活变得拮据起来 也因此 小西爸爸妈妈的争吵也更加厉害了 小西说那段时间爸爸经常酗酒 在家的时候经常半夜听到爸爸哭着说对不起她爷爷
后来小西爸爸甚至动手打小西妈妈 这使得小西一直活得战战兢兢 睡觉的时候总会幻听爸爸妈妈在争吵 所以总是睡得不安稳 小西说这是她至今都留下的毛病 晚上睡觉不敢一个人睡 不敢在黑暗的环境里 尽管小西一路成长过来 一路看着爸爸妈妈的争吵 但是她却从来不敢和爸爸妈妈说说自己的心声 小西说虽然她早就习惯了爸妈的争吵 可是还是会每次都哭 她说她心疼自己的弟弟妹妹 那么小也要跟着受惊吓 小西说直到有一次 她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年 可是她记得那天是清明节 本来爸爸妈妈已经准备回老家扫墓了 可是转眼间又在厨房里吵了起来 小西一直都很怕她爸爸 他说他爸爸性子很急 生气的时候很可怕 所以从来不敢顶撞 可是那天 可能因为发着烧身体不舒服 所以听着父母一吵架一闹心 就大声吼了出来 小西说她当时冲着她爸妈大声吼 吵够了没有 从小吵到大 两个人彼此彼此 也不知道那时候哪里来的勇气 全部人都懵了 然而过了一会儿 小西便为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感到后悔 因为小西的爸爸也几乎是吼出来的那句话 从今往后 你不再是我某某某的女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小西哭了 哭得撕心裂肺 她给她爸爸跪下了 求她爸爸原谅 她妈妈把她拉到房间里 告诉她爸爸只是在气头上 不要难过 他很疼你们的 小西说 当时的她已经说不出话 只是一直哭 一直哭 后来自然都没事了 父女情怎么可能是说断就断的 只是都很默契的不再提起 小西说从那起后开始 她从心底里对她的爸爸失望 而她长这么大大概无论是学习还是其他也都让她爸爸寒心 这对父女俩同住一个屋檐下 心却离得很远 其实从那以后小西的爸爸也有在努力补偿吧 尽管这样 和小西妈妈的争吵却从来都没有停止 小西说她一直都想尝试去理解自己的爸爸妈妈 理解他们因为生活有多不容易 她也真的知道自己的爸妈辛苦 不容易
小西说 可是 也因为这样 她活得很累 因为她的爸妈总是不停地在强调自己对儿女 对家庭的付出 总是拿小西她们和生活条件不如她家却依然刻苦努力学习的人对比 却从来不曾夸奖过她们三姐弟 不曾给过她们鼓励 做对的时候没有一句夸奖 做错的时候却劈头盖脸一顿批 小西说 每当她想到她爸妈说的他们工作如何如何辛苦的时候 她就不敢过得快乐 她爸妈在为一家生活艰苦奋斗 而享受着这些成果的她不应该快乐 哪怕她知道爸妈的教育方法不对 也从来不敢指出 因为她怕被说 不孝 不孝这是一顶多么沉重的帽子 小西说 她不想被戴上这顶帽子 也戴不起
现在 小西读大学了 她有想过家 却也害怕回家 就连从小最疼她的奶奶好像也变了 变得固执 这和她想象中的家 实在是差之千里 所以小西常常会想念那个小村子四合院里的那份宁静 这大概是她在所谓的家再也得不到的东西
小西每次想到她的爸爸妈妈 她就很恐惧婚姻 她很害怕走上和爸妈相同的路 她害怕自己的孩子会变成第二个小西
小西说 因为她很像自己的爸爸妈妈 性子急 脾气暴躁 所以她常常多愁伤感 患得患失
尽管她现在有一份稳定的感情 可是当我问及是否考虑结婚的时候 她却不敢肯定 她说她常常会因为自己的经历而去强加恋人身上 讨厌抽烟 讨厌喝酒 讨厌赌博 她知道这样不对 可是她 大概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她能做的大概也就是努力去过好现在的生活 渐渐去淡忘那些伤害吧
只是 对小西来说 最期待 最快乐的 大概不是家了吧 其实如果小西的爸爸妈妈更加地去了解自己的孩子 小西也更加努力 或许家就不会是现在这样 不管如何 我很希望她能够遇到一个懂她 也真的爱她的人 把她所有的心结都解开 费尽一生去疼她
小西的故事没有完结 因为生活 仍然在继续
俗话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毕竟没有谁能够对谁的生活和遭遇真正感同身受 生活很难过 也很难说 或许世界少还有很多个小西 或者小东小南小北 所以 但愿所有的人都都能够被生活温柔所待 但愿我们伤痕累累 疲惫不堪 依然可以相信生活 也努力生活
最后 在这里 推荐《超级演说家》赖佩霞的《幸福为什么那么难》送给天底下所有的爸爸妈妈们
http://tv.cntv.cn/video/VSET100205289136/4563105747324e71a95cd9516004f261
(原谅我笨 不会插入视频)
文/黄魚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