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6衡水网站建设不断冲刺着,直到一股热流升起,终于……-追梦小说

不断冲刺着,直到一股热流升起,终于……-追梦小说



“嘭嘭嘭!”
硕大的拳头全面砸在脸上思金人,关明身子踉跄,身子跌撞在后面的墙壁上。
动手的人丝毫不停,而且极懂套路,双手勾住关明的脖子,膝盖毫不留情的顶在关明小腹上。
“席婉儿,你个装清高的臭表子,老子迟早把你弄上床,贱女人……”厕所内,满是动手男子的污言秽语重生名媛望族!
小腹的剧痛让关明面色扭曲,但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丝毫躲闪或反抗的意思,这一幕着实怪异。
关明,羊角大学大二新转学生,虽然只是初来乍到,但是名声在学院里却是无人不知,只因他是给钱就能随便虐的人肉沙包崇华教育。
……
接下来,又持续了三分钟的踢打,动手的男子这才停下,双手撑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果然是天生贱骨头,老子都打累了,却吭不都见一声!”
“不过……爽多了!”男子一边说着,自顾自的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转身就朝外面走。
只是没走两步,后面就有声音响起:“你的钱还没给!”
男子登时顿住,转身,走到关明面前,烟雾喷在关明脸上:“新来的,你知道老子是谁不,敢问老子要钱?”
关明似没听到般,依旧淡然说道:“一共三百,谢谢!”
“嘭!”
“滚你妈的,听不懂人话是不?”
猝不及防的一脚,让关明再次重重的撞在后面的墙壁上。
“在这羊角大学里面狗洞打一字,还没有人敢问我唐磊要钱,新来的,我就怕你有命收钱,没命花钱!”唐磊朝地下呲了一口口水,俨然一副睥睨的样子。
“你是打算赖账了?”关明的身子重新站得笔直,眼神瞬间阴沉下来,让唐磊眼角一跳,心里禁不住一慌。
反应过来后,是无法遏制的怒气,唐磊撇头看了看旁边,嘴角忽然勾起。
从钱夹里拿出三张红票子,唐磊嘴角的笑意更浓,他看着关明,手一撒,钱票落入了旁边的便池里面。
“贱骨头,拣出来,舔干净,老子在给你五百!”唐磊嘴角勾得更深,又是五张红票子被他扔入了便池里面,沾满了污秽液体。
关明站在原地,犀利的眼睛始终盯着唐磊,没有半分挪开,这让唐磊内心又是一阵不爽,有一种偷鸡不成反蚀米的感觉。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又是一句漫骂。
“都进来!”
唐磊的声音刚落,厕所门口就有两个男子跑了进来,媚笑着问道:“磊哥,什么事,刚才还爽手吧水浒仙途!”
“爽个犊子,给老子打,打死了由老子担着!”唐磊一脸怒意的看着关明吩咐两个狗腿子。
那两人基本没有任何犹豫就朝关明扑了过来,他们怎会不知道唐磊的手段,反正又不是真的要打死,打残什么的,他们最多就是录个供就出来了,还讨好唐磊,简直划得不能在划算了。
“很好,你是第一个想吃霸王餐的人!”关明笑得有些阴沉,听到这里他就知道,今天这钱是拿不到了。
身子凌空跃起,没人反应过来,唐磊就已经被关明压倒在地上,关明毫不留情的一个大嘴巴子,烟头被打入口中,唐磊的惨叫声顿时就传了出来。
刚准备动手的那两人顿时懵了,站在原地足足几秒,啪啪啪的声响拉回他们的思绪,两人急忙反身去拉开关明,可是关明夹得很紧,根本无法分离两人,只得对关明拳打脚踢。
但是不要忘了,唐磊可是被关明压在身下,两人的大脚没少落在唐磊的身上,均是吓得一激灵。
关明不管两人,嘴巴子抽完了,拳头就噼里啪啦的赏给唐磊,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唐磊就变成了一个猪头。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唐磊现在口齿不清,而且基本说两个字,就会被关明的拳头将声音压下去,短暂的一句话说得分外痛苦。
“刚才你打了我三分钟,钱我也不要了,我现在就照原还给你,打你三分钟!”关明的声音极为平淡,手上丝毫不闲着。
站在旁边的两人顿时慌了,这样下去唐磊肯定也会记恨他们,两人相视一眼,一左一右去拉关明的手臂,暂时阻止了关明的动作。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关明手臂往内用力一收,身子一起,这两人因为惯性的原因,重力的压在唐磊身上,唐磊一翻白眼,又是一声惨叫。
“这还没过去一分钟,我们慢慢来,不急!”关明居高临下的看着摔成一团的三人,脸上的表情没人能懂。
那两人反应也是不慢,抽空爬起来就攻击关明,关明对着其中一人小腹就是一脚,那人滚出去,身子完全弓成了虾形,另外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关明抓住后颈,脚下生跘,身子失去平衡,和唐磊来了个脸面亲密接触,自己滚在一旁,不敢起来了。
关明冷笑,没有理会这男子,而是弯下腰揪住唐磊的脖颈,唐磊就像小鸡般被拎了起来,然后被砸在墙上。
“这是还你的!”关明勾住唐磊的脖子,膝盖毫不留情的顶上去,每一下,唐磊都会发出‘销魂’的惨叫声。
“我给了镇安塔云山,我给你钱了!”唐磊一句话说得顺溜无比。
可是这并未让关明停下!
“我给你一千!”
换来的只有膝盖无情的撞击,唐磊眼珠子都差点被蹬出来。
“三千……”唐磊已经带上哀求的语气了,要是真这样被打三分钟,估计他和这花花世界得说拜拜。
至于关明敢不敢,他丝毫不怀疑。
听到这数字,关明怦然心动,本来他和唐磊谈妥的价格只是三百,如今变成三千,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唐磊被松开,生怕关明再动手,忙不迭的从钱夹里拿出一沓钱,看其厚度,差不多有五千了。
关明接过,放在嘴边亲了一口,笑眯眯的道:“唐老板就是大气,小费就这么多!”
仿佛刚才动手之人不是他。
转身离开厕所,只剩下脸色逐渐阴冷的唐磊!
“这些钱,足够买你命了!”
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关明直接回家了,如今他寄住在袁沛柔家,袁沛柔同样是羊角市大学的学生,只不过奶奶重病,目前请假在医院照顾。
而关明之所以做人肉沙包,除了赚取一点生活费外,更多的是给袁沛柔的奶奶筹集医疗费用。
羊角市北城区,这里是贫瘠的象征,相比起富饶的其它三个城区,这里好比一块厌地,而袁沛柔家就在这里,一百平方的土院子,五十平方的破旧瓦房,院子里种了些蔬菜,旁边猪圈里养了两只猪。
回到自己房间,简单的清理伤口,又将衣物洗净,随便弄了些吃的,关明盘膝坐下来修炼。
虽然十多年来他依旧无法修炼出暗力,最后还被赶出家族,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个废物,对修炼更是从未懈怠。
时间悄然滑走,三个时辰过后,关明猛然睁开眼睛,眸子闪过黯然,他大口喘着粗气:“果然还是不行吗?”
“嗡嗡嗡!”电话的震动将关明的思绪拉了回来。
拿过来一看李学森,是袁沛柔打过来的,顺手接通:“沛柔,是不是想我了?”关明笑着调侃道。
“人家才没有呢!关大哥,你现在在家吗?”女孩子的娇嗔传来。
“对,正打算去医院看奶奶!”关明正想把那五千块钱送过去,袁沛柔却先打电话过来了。
“我现在在凤凰桥,关大哥,你能来陪我吗?我有话……想和你说!”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一下,明显有些羞涩。
“好!”关明笑着答应。
电话挂断,关明一边擦脸一边自言自语:“凤凰桥可是出了名的野战桥,这丫头约我去那里,莫非是想以身相许?嘿嘿……”
为了不让袁沛柔久等,关明破天荒的奢侈了一把,打了一辆的士。
半个时辰后,关明已经在凤凰桥来回走了一趟,车辆节奏的颤动和时而传出的娇媚喘息,令他有些悬崖勒马。
但是没见到袁沛柔让他有些疑惑,于是拨通了电话过去:“沛柔,你在哪呢?我怎么没在桥上看见你!”
“关大哥,我在前面桥壁缺口施工处这里!”
“好,我马上过来!”关明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那个缺口他知道,是有人酒驾之后速度太快撞开的,如今还未补上。
因为一路小跑,不到两分钟关明便来到了断口处,可是哪里有袁沛柔的影子,“沛柔,怎么不见你?”电话并未挂断!
“你回头看看!”女孩的声音突然充满阴笑,关明还来不及多想,刚转头便被强烈的灯光照射得短暂失明,接着便是马达超负荷运转的声音。
“砰!”
根本来不及躲避,关明直接被撞飞,同那辆车一起落入江中,冰冷的江水从口鼻灌入,痛感冲刺着全身。
为什么!
袁沛柔,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却以德报怨要我性命,如今关明终于明白袁沛柔最后一句话的古怪。
原来,这只是争对自己的一场杀局。
死亡接近的这一刻,关明脑中闪过无数画面,从小不能修炼出暗力,省城各大家族的鄙夷,年夜净身出户,关家的绝情,羊角市温馨一夜,袁沛柔的温柔,还有刚才的电话……
真是好深的心机啊,层层相扣,就是为了将自己引到这个缺口……
“啊……”缺氧让关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张嘴想要呐喊这到底是为什么,换来的确是更多的江水疯狂灌入。
从小到大,逢人之处,遭人白眼,受人欺凌问美vgf,家族摒弃,如今,好不容易开始新的生活,却要死在这里。
他如何甘心!
不甘!怨念!愤恨……
种种情绪从关明的心底升起,下一刻,关明的眼睛竟然变得猩红无比,仿佛是在质问苍天一般。
“小子,想要逆天而行吗?”一道苍老,悠远,又仿佛近在咫尺的威严声音鬼魅响起!
“如果还有机会,我必踏碎青天,逆天而行!”无法开口,关明只能在心里发出呐喊,下一刻,关明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
江边草坪,关明猛然坐起,愣神看了看四周,疑惑的挠头:“我怎么会在这里!”
愣住!
手竟然能动了,他试着站起来,没有一点困难和痛苦,要不是身上的衣物还是湿的,关明甚至都怀疑之前被汽车撞落江中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谁救了我!”这个问号浮在关明的心底挥之不去。
“小子,算你运气好,遇到老夫,老夫已经将你的伤势治愈,并且在你昏迷期间,将你体内阴阳调和,如今你已经突破第一重境界,成为了一名修真者,老夫消耗过大,灵魂有些不稳定,会陷入沉睡几天,日后再和你详细说明!”一道声音在关明的脑海散开,吓得关明浑身一激灵!
“谁?”关明谨慎的问道,这一幕着实太诡异了!
足足等了两三分钟,依旧没有人回答,环顾四周,除了他之外,四周再无一人!
关明不由斟酌起刚才的那一番话!
老夫?阴阳调和?突破第一重境界?修真者!
难道说,自己突破了!
关明心里一紧,他握紧拳头,体内有一股暖流传出,将拳头包裹住,这正是关明苦修十八年一直无法修炼出来的暗力,想不到却在今天莫名其妙的实现了!
“砰!”
向着前方一拳砸出,暗力与空气的震动,产生了炸响声!
“我竟然突破了,是谁帮我的,刚才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高兴之余,更多的是不解。
又连续唤了几声,还是无人应答,关明彻底死心,他在原地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虽然不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突破是真实的,光是这点,足够让关明心存感激。
手机已经不知所踪,幸好钱还在,有了这五千多块钱,接下来的两个月,关明也不需要为生活而发愁了。
找准了方向,关明朝着袁沛柔家而去。
虽然他已经不想再回去这个‘家’,但是关明一定要找袁沛柔问清楚,为什么要害他性命,而且他现在这副模样,也需要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
一天换了两套衣服,关明也够倒霉的。
如今他突破第一重境界,疾步如飞,没过多久便到袁沛柔家孙佳雨,远远的就见到院子灯亮着水浒笑传,应该是袁沛柔回来了,心里冷笑,也好,省得自己去医院!
推开院子门,关明走了进去。
里面的袁沛柔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见关明这狼狈模样,大感诧异诸葛长青,关心的问道:“关大哥,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浑身都湿了,快先进来!”
关明冷笑,脚步朝前:“这不都拜你所赐吗?”
“关大哥,你在开什么玩笑?”袁沛柔的笑容一下子僵住。
“开玩笑?你自己做了些什么,难道还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关明的脸色阴冷,吓得袁沛柔不断的后退,最后靠在门槛上。
而关明,在袁沛柔的面前停了下来。
嘶啦!
没有任何征兆衡水网站建设,关明双手抓住袁沛柔的衣衫,从中间撕裂开来,露出了里面大片雪白的肌肤……
说起袁沛柔,那也是十足的---‘美女’,尖尖的下巴,罗艳芳水汪一注的大眼睛,还有吹弹可破的肌肤,明明生在贫苦之家,却不像别人般粗糙,而是让人羡慕。
“啊!”遭此巨变,袁沛柔发出一声尖叫,关明早就料到,伸手捂住了袁沛柔的嘴巴,,令她只能发出呜咽声。
“是不是很痛苦,很无助?你在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点,袁沛柔,你好狠的心吶,我关明自问待你和奶奶不薄,你却想要我性命!”出于报复,关明没有丝毫留情,袁沛柔一个弱女子,怎么反抗得了,何况如今的关明已经是武者第一重境界。
袁沛柔的上身衣物已经被撕烂扯下翁文成,大片雪白的肌肤被勒出了红痕,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关明,呜咽声更浓。
再次伸手,关明将袁沛柔上身最后的遮羞物也扯了下来——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