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0西盘岛不涉开幕式展览馆之木麻黄-不涉开幕式展览馆

不涉开幕式展览馆之木麻黄-不涉开幕式展览馆

泉州净峰海边的木麻黄
在净峰
再望木麻黄树
岸子
去年五月,应诗友之邀,参加净峰镇的一次诗歌研讨会。
净峰,隶属泉州,是与惠安齐名的临海小镇,其一侧交通要道直接陆地,所以并不算孤岛,但的确是地道的沿海之地百鸟朝凤简谱。在这里召开诗歌会议,自然有其意义。于是我又一次到了沿海,在净峰再望木麻黄树。
沿海是我熟悉的话题,地处沿海的净峰镇,自然也不例外。因诗友之约来过几回,镇上熟悉的事和景不乏其数旅馆大堂对面,但最想说说木麻黄树。

去看木麻黄,是我们这次诗歌会议安排的,没有出乎我之前想象的范围。作为一个连着陆地的沿海或独立的岛屿,自然要有木麻黄树,这是地处沿海自然气候和生活环境习性所决定的刘玉石 。渔村的沿岸,没有木麻黄是不可想象的。但现在大多沿海几乎看不到成片成群的木麻黄,偶尔有几处也是稀稀疏疏。
上次诗会后,就有人提起去看木麻黄树,已然引起我的兴趣和内心的波动。此番有机会去,当然肯定得去。
当晚,来自净峰镇外的各地诗友都被安排住进净峰村庄一处靠近海边的民宿。它是当地一栋二层的旧石屋装修而成的,石屋外观结构很有当地特色,石屋门朝南,独自对着海一边。房子与木麻黄群紧挨着,在夜里显得幽幽且有些过于安静,这与其他民宿略有不同,似有夜中孤芳自赏的意味。

我们来登记住宿时,已是暮色时分。一拔与会的人分别乘车,前后沿着田间水泥小路,三弯二直地过去。其间断点吉他谱,从远处看去,这栋石屋独自静默于木麻黄旁,宁静幽若在夜色深处的隐侠。
老实说,这傍晚之景象幽幽,鸟鸣己止,潮涨起伏声被密密的木麻黄树挡在风声之外。而时间随夜色浓缩,一切都貌似和小时候在老家沿岸见到的大同小异:幽幽暗影,清寡和风,这不仅不泛味,让人有更多的留连和琐忆。因此,眼前那晚住宿地是给我们最大的惊喜和馈赠:石屋、海和沿岸,田地以及一大片的木麻黄,这明显的惠安风,把我的兴致刮得不一般,刮得心潮波动。
住在这一晚的多个好处不说,且说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木麻黄树。这片木麻黄树,让我看到现在的安然和在海滩涛浪中的汹涌过往,看到净峰人的纯朴厚德以及对木麻黄的永恒热爱,欣喜油然而生,同时涌起的,是对老家往昔沿岸绿色葱郁的木麻黄的敬畏斗界天尊,和如今木麻黄不再的悲凉与遗憾!

木麻黄,这常见常绿的乔木,产自澳大利亚、太平洋诸岛,据查,中国引种约有80多年历史,沿海诸岛均有栽培。这种“临海之树”材质坚忍,用途广泛。如可供建筑、家具、造纸用材;树皮可提制烤胶;树冠塔形,姿态优雅,为庭园绿化树种。最让人受益的事是其抵抗台风的作用。它们是防流沙护提岸的最佳树木。不仅如此,落下的树叶在过去,还是上好的烧饭燃料,是保一方泰然的树木。
因此,在过去,木麻黄在沿海人心里,是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树。这种敬意是自然流露出的,不用直接说出或大声喧哗;木麻黄树林在沿海人心里是台风暴雨,浪涛中的安全保障。在大自然呼风唤雨的那个年代,我们对木麻黄有种说不出情愫。眼前的木麻黄被暖阳照耀着,风景独特。它像别样的华年植在人们的一段记忆,是沿海人经历过后的人生海海。现在净峰镇的人民仍然拥有这一沿岸的木麻黄机甲战线,让人深感由衷的赞许和敬意,也是当地村镇相关部门管理有方的证明。

记得那天,在泉州诗友倡导并引领下,诗友马照应、康城和我一行四人,乘车过小路后拐弯再抹过一处墙角,径直地一段公路旁停下。下车,走路看木麻黄去了。李冠廷
一小段小路后就能看到映在眼前的木麻黄树,不由让人产生一种加快步伐进入木麻黄区域的期待。也就是说看净峰的海和沿岸,心情坦荡如斯。

我们顺着木麻黄地悠然地走着,未察风起,是一片幽静和肃穆。穿过沙子小路全是木麻黄树的海边,抬头看到眼前的木麻黄树,比想象来得壮观。这密密麻麻的木麻黄,井然有序,西盘岛明显是人为种植栽培的。整片成林的木麻黄,任你从哪个角度,横的,竖的,所看到的都疏密有寸,排列有条不紊,像一支立正在那随时待命的抗风防浪的队伍;是一支列队,守着海边的卫士,威武、尊严。我们说着听着木麻黄在这里的重要性。这样的木麻黄曾经在我老家的海岸起过非常作用,想来便倍感亲切和惋惜。

穿过密集有序的木麻黄范勇宏,我们说着议着这木麻黄,像诗人的情怀,说一句落一句在木麻黄林里。我们径直到沿岸海堤,是木麻黄和海岸衔接处,这里风大如象,其声如狗吠,风势不可挡。在高出我们人头的海堤上看海,海风凄厉,如狼嚎如鬼嘶鸣如排山倒海。这一决定,花去我们洪荒之力,花去惊天动地的呐喊;我们手挽手上堤坝,任长风撕短袖,让长发由暴风肆虐、抽打、缠绵悱恻,于险不顾在岸上看一回风卷浪潮。而袭面而来的海风,其风之力,足以惊鬼神;我们在石堤上耗尽全力,仍站得摇摇欲坠;在大风中,我们三人互相把持和拉扯,竭尽之力地站稳,不管海风怎样捶胸抽背,或撕声如嚎啕,面对的这阵阵海风撕杀,我们概揽承接,尤其海水退潮后,海浪在沙滩上薄如刀片地起伏卷复,我们高声喊叫。海风的威力足以夺去我们的声音,夺飞滚滚泪水,移去我们的定力,破坏沿岸一切事物的海风,但有了木麻黄,便有了心安。可见木麻黄林是给予我们安居乐业的确幸之树。

岸子和诗人马照应,康城在净峰木麻黄旁留影
平凡又不求条件随处可以栽植的木麻黄,在海岸一带,是有其它树木不可替代的。对于从小在沿海长大的我们,自然有亲生经历和感触。每当台风来临,暴雨袭击的时候,沿岸一带的不可阻挡的滚滚涛浪,台风或浪流扑向堤岸,摧枯拉朽式地咆啸。若堤坝沿岸有木麻黄,在这样的气候中,每棵树都尽其威力,或发挥其力保一方平安珍爱泉源,是显现一次次浩然正气之树。倘若遇到一场风浪暴雨沈明云,你会看到沙滩堤坝旁木麻黄四处残枝败叶在地上或挂在树中,一片狼藉,像苟延残喘地面对袭击后的海岸。木麻黄残枝败叶在过去的岁月,曾是村镇人家烧饭柴火好材料。冬去春来,风平浪静的时候,当你站在海岸上看,便可见一片绿色的海洋贯通视野。如今我回想绿色木麻黄绵绵不绝,遮天蔽日,在海的那一方,与晨拂风,与晚霞挽色;回想陷入那木麻黄中,听鸟鸣聚声,品世间安宁,看海边独好的风景:鸟儿听叽叽喳喳在树梢上,或振翅高鸣响彻云霄,远方朴实渔家人,被木麻黄所荫庇着,岁月静好。



不涉开幕式展览馆是中国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结合的公众平台,旨在推荐中国各省份的优秀书画家。中国艺术博大精深,激励我们团队不辞辛劳耕耘推广,让更多不同领域的人,认识他们,走近他们;欣赏、爱上他们的作品;或许,因为这样,生活在某个细节上,变得更优质、更美好。
注:以下按展出时间排列省市及书画家
福建:林涛、汤淋南,邓绍炳,谢荣仁,苏梦辉谢谢雅虎,吴秋瑾,苏宜尹,沈洪龙,李肇瑜,麻显钢,原华伍,曾少林,马驰,黄有瑞,郑景贤,傅永明,郑大阵,张承锦,罗钟,廖暐,林再福,郑瑞勇,吴淑清,陈中兴,陈涵,刘毅鹏当涂天气预报,许元英,吴宁榆,张彪,郑起妙,黄永生,蔡敬忠,翁振新,原华五,庄红伟,阿毛,朱淑玲,许子智,杨天军,空空,张朝晖,姚波,胡育光,戴毅强,夏炜,谢艾非,王鹏飞,罗中凡,佘国华,萧峻,陈浩明,谢华斌本·贝克曼,郭鑫,林育煌,林深,梅子,李光辉,岸子,刘岸,张葆冬,陈禾青,黄文斌,沈鸿龙,蔡恒玉等作品。
北京及其他地区:熊礼斌,高鸿,郭煌,周士钢,张怀勇,唐书安,刘小农,朱志刚,侯廷峰,陈寒峰,郝邦义,宋胜利,许宜石,张立辰,王庆涛,王珂,潘晓云,顾志刚,王伟平等作品。

不涉开幕式展览馆负责人刘正智(岸子)与导师张立辰教授摄于紫苑书院
友情链接:
岸子文化艺术工作室
书画评论总策划,审稿人:刘正智
子希书画评论专场
黄永生书画评论专场
张克锋书画评论专场
卢辉书画评论专场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3906004435
微信号:anzi13906004435
邮箱:ANZIYISHU2016@163.com
地址:厦门殿前4211号三楼